簡體
文化
文化
去而復返:離開移民教會後我又回來了
Jonathan Szeto
|
2022-11-03
作爲教會,我們必須與他們分享福音,忠心地將神的話語傳給他們,並在愛中牧養他們。但我們也必須說他們的語言。
機會還是遷就?
Geoff Chang
|
2022-10-31
當保羅與彼得和割禮黨對峙時,他這樣做是爲了「福音的真理得以保存」(加2:5)。願我們的教會也能忠心地這樣做。
九標誌問答58:國家或教會是否有權力批准婚姻;重寫章程的建議
Jonathan Leeman
|
2022-07-17
在這篇問答中,約拿單·李曼回答了國家或教會是否有權利批准婚姻,以及重寫章程的建議這兩個問題。本期問答由芥子弟兄志願翻譯。
九標誌問答56:什麼使教會成爲「真」教會?
Jonathan Leeman
|
2022-05-10
在這篇問答中,約拿單·李曼回答了什麼是「真」教會。本期問答由STH志願翻譯。
九標誌問答52:作爲唯一的長老,我該如何提名其他長老;講台上可否不插美國國旗?
Jonathan Leeman
|
2021-11-01
在本篇問答中,約拿單·李曼回答了作爲教會唯一的長老如何提名新的長老;會堂中懸掛了多年的美國國旗能否撤走的問題。本期九標誌問答由WPR弟兄志願翻譯。
九標誌問答50:創世記第二章對女人的呼召,是「幫助」所有的男人嗎?
Jonathan Leeman
|
2021-10-26
在本篇九標誌問答中,約拿單·李曼回答了創世記第二章呼召女人「幫助」所有的男性的問題。本期九標誌問答由STH弟兄志願翻譯。
九標誌問答45:該用什麼代詞稱呼變性者?如何爲平權主義者證婚?
Jonathan Leeman
|
2021-04-28
在這篇問答中,一位長老解答了對變性人的代詞稱呼問題,李曼長老分享了如何爲平權主義夫婦做輔導和證婚。本文由穆汐姊妹翻譯。
福音派需要一個更好的福音嗎?
Jonathan Leeman
|
2018-06-28
最近有許多關於「福音派」的對話,討論它到底是一個政治性的帽子或文化性的標籤,還是一個神學上的稱呼,抑或兩者不可分割。我不假定自己是站在唯一完美的客觀立場上,但容我闡明由我的角度所見之事,然後再告訴你們,我將要擼起袖子來捍衛的三件事。
婚禮以基督爲中心的九個提醒
謝 昉
|
2015-06-09
從來沒有「史上最棒的婚禮」,這種設計婚禮的初衷只會讓你們偏離福音這一中心,並變得驕傲、自義和以自我爲中心。史上最棒的婚禮是基督將要迎娶他的新婦——教會,史上最棒的新郎是基督自己。
17期:教會與文化
Jonathan Leeman
|
2015-05-31
當浸信會人士嘗試改變整個社會時,他們忘記了他們曾經如何在歷史上改革教會自身……福音派越要改良社會,他們就越少意識到教會紀律的緊要性以及教會要與世界有所分別。」是否所謂的帶著使命的教會,在談論文化轉變的時候,正面臨成爲21世紀的「禁酒運動」的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