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教會帶領
何時你不當順服?
Jonathan Leeman
|
2022-03-22
我們所有人,在某些時候都會被要求謙卑地忍受帶領者的錯誤和罪。但是,如果你發現在自己的教會中,領導權遭到顯著的濫用,那麼,在大多數情況下,我會鼓勵你離開。用離開的方式保護你的門徒身份,保護你的家人,爲留下的成員做一個好榜樣,並通過不支持該教會事工來服事周圍的非基督徒鄰舍。
在懷疑中牧養
Tony Shepherd
|
2022-01-06
當下的文化形勢是動盪不安的。對任何教會來說,在兩極化的議題上展開誠實的對話都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但當我們爲自己對神的懷疑認罪悔改、正視我們內心的黑暗、彼此認罪並且尋求愛時,我們就能對抗懷疑。願主賜給我們恩典,在教會中培養一種只求榮耀祂的文化。
你應該成爲政治活動家嗎?
Brian Davis
|
2021-12-22
我們的倡導中經常缺少的是仁愛和自由。我們需要更有愛心的說:「即使你不認同我或對我所熱心的善工沒有同樣的負擔,我仍然接待你並認可你是我在基督裡的家人。」
九標誌問答54:個人信念與教會做法;我的妻子不希望我成爲牧師
Jonathan Leeman
|
2021-12-20
在這篇問答中,約拿單·李曼回答了個人信念與教會做法相抵觸,以及我的妻子不希望我成爲牧師該怎麼辦?這兩個問題。本期九標誌問答由STH志願翻譯。
來聚會吧!
Mike Gilbart-Smith
|
2021-12-18
那些在我們教會上成員課程的人,常常會驚訝於我們對主日聚會的重視程度。無論人們在青少年事工或網絡事工上多麼有恩賜,我們仍然堅持認爲,他們參加集體敬拜是一種服事群羊的更重要、更有意義的方式。這件重要的事不僅僅是我們教會的特殊習慣;它也應當成爲所有教會基於聖經的首要任務。
長老和執事應該接受訓練嗎?如果是,什麼樣的訓練?
|
2021-12-09
教會不應假定讓一個人通過類似長老「培訓班」的方式來使人成爲長老。因此,牧師應該警惕爲弟兄們提供這樣的課程,結束後會自動成爲長老,就像法學院培養律師或醫學院培養醫生一樣。
長老和執事的關係是怎樣的?
|
2021-12-09
由於執事在許多教會中的功能類似於長老,他們之間的關係可能會被混淆。但我們可以通過再次思考他們在聖經中的不同責任來了解他們應該如何相互聯繫。
在有爭議的選舉中牧養教會:一個肯尼亞人的觀點
Ken Mbugua
|
2021-11-27
我們也嘗試運用我們對罪的教義來解釋我們國家的狀況。我們作爲一個民族的分裂是我們與上帝決裂的最可靠的證據。我們的同胞互相憎恨,因爲他們憎恨上帝。我們國家政治中的骯髒尷尬地暴露了我們作爲人類的骯髒,這提醒我們,我們都是自我摧毀的反叛者,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我們需要一位救主。
九標誌問答53:姊妹在成員大會上投票;牧養監督和兒童事工
Jonathan Leeman
|
2021-11-17
在本篇問答中,約拿單·李曼回答了姊妹在教會中投票是否違反了聖經的教導,以及學生事工或者兒童事工負責人在教會中的角色是什麼這兩個問題。本文由Smily Lily志願翻譯。
如何對政治保持沉默,避免因聖經沒有提及的事物分裂教會
Greg Gilbert
|
2021-11-02
記住你的職分,記住你的權柄源自哪裡,記住你的責任。實際上,你不是政治家,不是權威人士,不是某個政黨的拉票走狗,也不是社交媒體上「有影響力的人」,不管那是什麼。你是天國君王的使者,因此你有特殊的權柄,並有責任爲祂代言。所以,要說祂說過的話,不添加也不刪減。同時提醒你的會眾,這個世界並非全部——不管這個世界多想讓他們忘記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