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復興
復興
爲什麼要復興教會?
Matt Schmucker
|
2024-07-16
我想,這就是所有偉大改革者所做的事,也是今天偉大的牧師所做的事。他們的偉大——如果你想這麼說的話——不是來自於幾次英勇的行爲,而是來自無數忠心日子的積累——他們一直在佈道、祈禱和爲改革而努力。
植堂建立教會和振興教會的利與弊
Mike McKinley
|
2024-07-16
植堂建立教會和復興教會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在目前還沒有教會的地方建立一間榮耀神的教會。這兩種策略都旨在向社區傳福音,而且有一些共同的困難。但每個策略都有其獨特的機會和挑戰。在這篇文章中,我將闡述從零開始建立新教會(植堂)與振興現有教會(重新植堂)一些相對的優缺點。
聖經如何提及教會復興
Bobby Jamieson
|
2024-07-16
振興教會應該是我們的負擔,因爲這是神的負擔,這一點從我們榮耀的主耶穌基督和使徒保羅的個人事工中就可以看出來。神的子民承載著神的名,所以我們也應該努力堅固那些尚在存活卻即將消亡的教會。
達勒姆第一浸信會的改革
Andy Davis
|
2024-07-15
第一浸信會的改革是我一生中所見過的上帝榮耀最偉大的彰顯。我的禱告是,神會使用這個故事在世界各地的其他教會中實現類似的改革,以榮耀祂。
消失的教會?來自澳大利亞的啓示
Phillip Jensen
|
2024-07-12
20 世紀 60 年代之前的澳大利亞在理論和實踐上都不是基督教國家。今天,我們在某些方面可能更加艱難。但在今天的澳大利亞,作爲基督徒有一種實實在在、神聖的獨特性,這使得傳福音和教會都變得容易得多。
毛澤東沒能看到的「百花齊放」
Daniel Bays
|
2024-07-11
現在回過頭來看,文化大革命作爲一起覆蓋全中國的事件,雖然當時看來是教會的無妄之災,但實際上卻對基督教在中國許多地方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講道與公共領域的威伯福斯測試
Owen Strachan
|
2024-07-11
我想提出一個問題:我們今天的講道能否喚起當代的威伯福斯?下文中,我將概述牧師如何才能達到這一標準。我認爲,每一位牧師都是一位公共神學家,蒙上帝的呼召將聖經真理應用於生活的方方面面,使祂的子民攻克地獄之門,在墮落的世界中弘揚公義和仁慈。
殖民地時期的美國和如何(不)爲文化傾頹禱告
Thomas S. Kidd
|
2024-07-11
從以人爲本的改良到以上帝爲本的復興,這一轉變打破了清教徒傾頹和絕望的舊循環。懷特腓、愛德華茲和一大批新福音派牧師證明了聖靈能夠使英國、美國人民的心歸向上帝,無論從人類的角度看當時的時代是多麼暗淡。
當代美國與禱告的呼召
John Piper
|
2024-07-11
讓禱告成爲我們所有優先事項中的重中之重,滲透到我們的所有活動中,以至於我們知道所設立的目標靠自己根本無法實現。這包括了什麼呢?
反對文化:躺平、向前一步、低調或離開
Jonathan Leeman
|
2024-07-08
躺平總是有罪的。向前一步永遠不是罪,儘管有時向前一步並不明智。有時,低調甚至離開是明智之舉,儘管有時兩者會淪爲有罪的躺平。有史以來,基督徒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確定何時該向前一步,何時該低調或離開,以及在什麼情況下低調或離開就和有罪的躺平等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