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教牧與神學家論壇:如何選立長老

原文標題與鏈接:A Pastors』 and Theologians』 Forum on Selecting Elders

翻譯:謝昉

在這次教牧與神學家論壇中,我們提出了這個問題:在選立長老的過程中,你曾經有過什麼經驗教訓可以分享嗎?我們得到了來自以下牧師和學者們的回答:

  • 約翰麥卡瑟(John MacArthur)
  • Michael Lawrence
  • Phil Newton
  • Ed Roberts
  • Sinclair Ferguson
  • Bruce Keisling
  • Philip Pedley
  • Sir Fred Catherwood
  • 史瑞納(Thomas Schreiner)
  • Alexander Strauch

約翰·麥卡瑟(John MacArthur)

保羅說「給人行按手的禮,不可急促」是很有道理的,也很重要。聖經中對長老所列出的要求都是跟他的敬虔品質、跟他的恩賜有關,而這些都需要時間來驗證。一個人很可能給你留下非常好的第一印象,看起來非常敏銳、知道很多東西、成熟,甚至也有教導的恩賜。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你會發現他身上有些問題是不適合擔任長老的,而這些問題需要長時間的觀察才能發現出來。所以教會領袖需要「先受試驗,若沒有可責之處」再叫他們承擔職分(提前3:10)。

在我們的教會裡,長老是終身制的。他們沒有任職期限,他們被選立是因爲教會認可他們的恩賜和呼召。羅馬書11:29告訴我們,恩賜和呼召不會因爲時間而改變,所以長老的選立和任職也不是隨隨便便的。

不僅如此,長老的恩賜和呼召比任何正式的神學培訓還要重要。

作爲神學院的院長,我非常看重正式的神學訓練。一個人如果知道神呼召他進入事工,並且有教導的恩賜,他當然應該盡可能合理地追求最好的神學教育。他需要利用所有可能的機會來學習,得到好的導師帶領他。他應該對聖經有完整的認識和足夠的知識,他也需要理解純正的教義,對於如何在實際生活中引導和幫助信徒獲得手把手的教導和訓練,也盡可能地將他所知道的能夠教導給別人。同時,他的屬靈領袖也應當盡責地幫助他獲得這樣的訓練和機會。

但是如果他缺乏呼召和恩賜,正式的神學訓練並不能幫助他成爲長老。換句話說,對於有恩賜有呼召的屬靈領袖而言,神學訓練可以很好地幫助他進入長老角色,但是沒有一個神學訓練項目可以確保一個人勝任長老之責。

所以對我來說,識別一個人是不是真的有恩賜和呼召進入長老職事是給他正式神學訓練的前提條件,在我們招生的時候,我們先要確認這一點。

如果問我,多年的教牧實踐中有什麼經驗教訓的話,我能提供的經驗就是:最好的識別潛在長老的方式就是透過日常的教會生活。潛在的長老會回應聖經的教訓,他們有事奉的意願,他們生活中有屬靈的果子,他們的恩賜在教會中已經彰顯出來——即便他們沒有正式的領導職分。

換句話說,我們的領袖造就、神學教育不是一步到位的,也不是說什麼人都可以送進去培養成長老。與其將沒有經驗的年輕人送進機器把他們塑造成我們希望他們變成的樣子,不如給他們自由、讓他們展現出神造他們的時候就放在他們身上的恩賜,觀察他們如何承擔事奉的責任。然後我們可以幫助他們、鼓勵他們、培養他們,使他們能夠發展他們身上獨特的才幹。我發現對於那些有恩賜、有呼召的人來說,只要給他們機會和鼓勵,他們就能茁壯成長。

Michael Lawrence

我一再學習到的一個教訓,是不要將那些與人有持續的、反覆的或是尚未解決的衝突的人放在長老職分上。不止一次,我忽視了一個人生活中與他人的衝突,我幫那些衝突找了藉口,例如認爲這些衝突是因爲某些特殊處境,或是因爲他當時不成熟,或是認爲他是無辜的一方。

事實上,即便神學或者處境都證明他在衝突中是正確的人,這個人仍有可能是具備好爭競的本質。或許這表明他缺乏某些教養、總是傾向於一些死板的立場,不願意放下自己的觀點,或是喜歡爭論。無論他以什麼樣的形式表現,好爭競對長老來說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具備好爭競個性的人做長老是不合格的(提前3:3)。

爲什麼我們常常忽視這一品質呢?這是因爲長老需要捍衛信仰,在惡狼面前保護群羊,容易動搖的長老對教會的健康和福音的純正都是威脅。所以我們希望長老是預備好能夠爲真道辯護的人(彼前1:13)。

但是如果我們要用好牧人的心來牧養群羊,如果我們要因著敬畏基督的緣故(弗5:21)彼此順服,那麼我們在選擇長老的時候就要很小心,不要把那些意志剛硬、心裡不柔和的人帶到長老會當中來。摩西和耶穌都被聖經描述爲心裡柔和的人(民12:3,太11:28)。柔和是在控制之下的大能,謙卑是爲了別人的好處。當一個人服事自己的益處時,意志的力量(即便是用正確的神學)不可避免地會帶來紛爭。當他有柔和謙卑時,意志的力量會帶著對軟弱者的關心、對跌倒者的挽回,並且正確地區分那惡者和暫時軟弱的人。

一個人曾經帶來紛爭並不意味著他就不能做長老,但有這樣的問題就需要我們地認真對待。這個衝突解決了嗎?這個衝突是必然的嗎?這樣的紛爭是不可避免的結果還是一開始就被挑起來?他總是表現出自義嗎?這些問題在選擇長老前都要認真地去研究。箴言15:1說「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語暴戾,觸動怒氣。」對於長老來說,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了。

Phil Newton

基於建立長老制度,或是因爲現任長老任期將至而急於找新的長老來填補空白,都會帶來很大的問題,這問題可能需要好幾年才能被平息下去。當我們教會轉向長老帶領的制度時,選擇第一批長老的過程是令人氣餒的。在反覆教導了長老的資格之後,教會提名了具有合乎聖經的資格的弟兄名單。這個名單最後被縮小到三個人。他們被要求做一個嚴格的問卷測試,並在會眾面前接受面試。然而,我從這個流程中發現,雖然問卷和麪試都能測試一個人的教義知識,卻不能準確地識別他的動機和野心。這些都是內在的品質,只有在教會生活中的認真觀察才能發現出來。

這些弟兄都對教義有正確的認知,但是他們都不具備對地方教會足夠的委身,也沒有能力在困難中幫助教會脫離困境。第一位弟兄認爲在教會生活中講道是無關重要的。我記得在長老會議中對提後4:1-5有一個激烈的討論,我認爲牧師的講道聽眾首先是神自己,而他則不這麼認爲。第二個弟兄對一些敏感問題的爭議沒有興趣,雖然他是三個人當中最好的學生,但是他缺乏在需要糾正錯誤教導時站出去反對的勇氣。第三個弟兄看教會是一個大企業,他對成功的認識就是人數增長。當試煉來到、人數減少時,他就放棄了教會。

這些事情告訴我們什麼功課呢?首先,要教導會眾長老的資格,也要教導長老的心志應該如何。對於長老來說,應有的不只是教義知識和臺上的風光。其次,透過多種不同的場合發現和培養將來的教會領袖,例如門訓小組、一起禱告、探訪、一起吃飯、讀書會、教導評估、聽他們與其他人討論、看他們如何應對他人的批評,等等。這樣,我們就有機會在給他長老職分之前觀察他的熱情和他的心志。第三,觀察在長老候選人中誰最有影響力。第四,當你爲自己的分辨力禱告時,特別注意聖靈有沒有在你的心中爲某人的品格、行爲和性情亮起黃燈。如果你對提名某人感到遲疑,那就不要提名,直到你遲疑的原因被解決。

Ed Roberts

從一個植堂者的角度來說,我們可以在兩種處境下去發現長老。第一,你可能會有一群成熟的基督徒,他們樂意加入你要建立的新教會,他們當中有潛在的長老。第二,在一個沒有教會的環境裡,你只有一群剛剛信主的基督徒,誰都沒有在任何教會裡做過帶領者。

雖然你有很多成熟的基督徒願意和你一起植堂,但是他們可能是在單個牧師下面擔任過執事角色,他們並沒有真正做過長老。所以你需要教導他們何謂眾長老帶領,並且確保他們符合聖經所說的長老資格。

無論在哪一種處境下,我都在那個人的家庭中觀察他有沒有信實地帶領自己的家庭。這不是說單身弟兄就不能做長老,而是說一個已婚弟兄應該成爲好榜樣,應該教導和訓練他自己的家庭。治理自己的家庭是長老資格的要求之一。如果一個人不帶領他的妻子和孩子,我不會提名他做長老——哪怕他的服事在其他領域很有果子。

另外還有一個常被忽視的領域,就是他是否慷慨(也問問我們自己是否慷慨)。當保羅寫給提摩太時,他提到長老不應該貪愛錢財,在提前六章,他說今世富足的應該慷慨行善,樂意分享。在彼前5章,彼得也提到不能貪婪,而要樂意事奉。我會詢問我的長老候選人,他們是否慷慨,是否忠心管理錢財,是否慷慨地給予(不僅僅是給教會的奉獻),哪怕這樣做在他的文化裡並不常見。

如果你的長老候選人裡有人對不健康的神學辯論特別感興趣,那麼你就要小心了。當然,長老要能夠教導純正的教義,並能把假教師辯倒了,但是這必須要柔和謙卑地去做。提後同樣警戒我們要小心好爭競的人。所以我尋找那些樂於受教的、善於教導的人,但是也同樣希望他們有柔和謙卑的態度。

在發現長老時,可能你會覺得去找那些跟你意念相同、服事人群相同或是做事方法相同的人。找一群喜好相同、性格相同、家庭背景相同、學歷教育相同的長老是一個錯誤。長老必須在聖經所教導的事上有相同的認知,但不需要從人的角度都一樣。

Sinclair B. Ferguson

長老應該有九個標誌。長老能夠使教會的屬靈健康度增長,也能使之下降。所以選擇合適的人做長老是非常重要的。接下來我要談談九個我們需要考慮的因素。

第一,如果我們將對長老的要求降到聖經所要求的標準以下,我們一定會後悔。但是我們也可能因爲自己的熱情,將我們的標準定得比聖經還高,這樣做我們會失去一些優秀的、正在成長的、具備恩賜的好弟兄。

第二,特別要記住提前3:3所說的「善於教導」,以及能夠把人「駁倒了」(提多書1:9,即運用聖經護衛真道,參提後3:15-16)並沒有設定在哪個講台上教導。有些人非常善於教導,但是不一定合適主日講道。

第三,要找那些生活彰顯純正教義,也能夠在智識上理解純正教義的弟兄。教義的正統性對長老人選來說是一個重要的決定因素(「樂於接待遠人」反而是相對不太重要的)。

第四,要問這個常常被忽略的問題:教外的人怎麼看他?(提前3:7)——並且思考爲什麼這個問題那麼重要。

第五,選擇那些已經在羊群當中的人(彼後5:2)。如果他的道德品質、他的家庭、他的教導、他在教會中的事奉都合格,那麼就要問「他愛羊群,並且羊群也愛他嗎?」是否參與禱告會往往是一個很好的標誌。

第六,避免選擇那些只在做了長老之後才會去愛羊群的人。要選擇那些愛羊群,而不是愛做牧羊人的人(愛羊群的人一定會愛做牧羊人,但反之不一定成立)。

第七,選擇那些溫柔謙卑,但是必要的時候樂意勇敢的人,在收到威脅時爲了保護羊群樂意受苦的人。長老必須能夠做出合乎聖經的批評,也能溫柔地挽回別人(加6:2)。安靜的人,帶著安靜的心常常用他們的智慧給我們帶來驚喜。

第八,你要問這個問題:「我們教會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會不會樂意付他薪水讓他來牧養我們?」這個問題可以很好地幫助自己理解他在羊群中的事奉和他在教會中的角色。

第九,思考這位弟兄的生命如何彰顯詩篇23篇所描述的畫面。

Bruce Keisling

我認識到,教會發現長老的能力與他們在教會裡的教導機會密切相關。在我們教會(肯塔基州路易維爾市第三大道浸信會),我們提名第一批長老時都沒有牧師。雖然我不是牧師,但是教會給我臨時長老的身份,讓我來提名第一批牧師,然後交給會眾投票。我就讓會眾向我建議長老候選人。我想知道會眾認爲哪些人是可造之才。我本不應該對他們建議的人選有任何驚訝,但事實上,我的確被他們驚到了。

在過去的幾年裡,教會的晚間崇拜講台是由十多個弟兄輪流負責的15分鐘分享來充實的。我期望看到這十多個弟兄被提名。但事實上,他們當中只有少數幾個得到了一兩個提名,但我從建議名單裡看到了幾乎人人都提到的三個名字。這三個弟兄不但在主日晚上常常分享,而且也因爲缺乏牧師而有時在週日早上講道。教會認爲這三位弟兄的講道對大家非常有幫助。

簡短地說,我認識到獲得講道機會的多寡(在確實有教導恩賜的前提下)直接影響到教會如何識別長老。當我們提名新長老時,我們有意識地讓他有更多的教導機會。透過這樣的過程,我們可以識別他在我們當中的呼召。

Philip Pedley

雖然很稀少,但是多位長老共同帶領地方教會是非常美麗的圖景。在2002-03年,神信實地帶領大開曼群島第一浸信會理解長老帶領的架構,教會在2004年2月提名了第一批長老。雖然我們當時有很多挑戰,但是多位長老共同帶領的確給教會很多智慧和能力。每一週我們都發現,多位長老之間彼此順服和屬靈恩賜的相交都是神所賜給地方教會牧養群羊的最好禮物。

我們所學習到的功課是這樣的:對長老制的理解基於聖經,而不是基於實用的考慮,也不是從多個體制當中隨便選一種。對教會帶領模式來說,我最常見的就是公司體制:主任牧師是CEO。我們可能叫做教會帶領的「商業模式」。因爲在我們的職業生活中這是一個常見的模式,所以它也在教會裡帶來影響。

對於這樣一種來自世界的管理架構,我們應該用神的話語來回答:「但你們不可這樣」。我們認識到,將我們浸透在聖經有關眾長老帶領的教導裡,警惕其他挑戰聖經所教導的模式,對我們來說是非常有幫助的。比如說,那些對合乎聖經的眾長老帶領缺乏認識的會眾可能仍然被單一牧師帶領的模式所吸引,尋找他們理想中的有魅力的牧師榜樣,熱切地尋找自己的屬靈領袖就像以色列想要找自己的王一樣。新任的長老或者牧師,遂安在一個多位長老帶領的環境裡,仍然需要調整自己來接受彼此順服的原則。這個原則在不同的文化中有不同的表達,我們特別需要在這個地方教會裡學習如何彼此順服。我們知道在長老會裡也有另一種危險:我們都縮在某一個安全地帶裡,使長老團隊變成一個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小俱樂部,而這樣做的結果是讓牧師變成了CEO式的領袖。

保羅說,「你們就當爲自己謹慎,也爲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這一警告是特別給到以弗所的眾長老的,這也是使徒行傳中最長的保羅給到基督徒的勸戒。長老制度是重要的。以弗所的長老知道共同帶領是保羅所設立的教會帶領模式(徒14:23)、在他的第二次旅程中得以加強(徒16:12-40,腓1:1),而現在在他的第三次旅程中得以拓展。提摩太同樣也見證了這一告別演說。我們可以想像,提摩太在幾年之後讀到提前3:1-15後如何將它寫到自己的講章裡去。這提醒我們,有效的教會帶領來自聖經,而不是來自聖經以外的模式——無論那個模式有多誘人。

Sir Fred Catherwood

保羅給提摩太的書信特別提到,在新教會緊急的需求下,長老的資格包括哪些要素。要知道當時可沒有神學教育。但是在今天的教會,那些要素仍然非常重要。長老仍然需要敬虔、有耐心、一個妻子的丈夫、好家長,並且認真學習神的話語。教育、培訓都不能減少這些要素的重要性。

所有的教會都充滿了有問題的人,牧師一個人不能解決所有人的所有問題。所以需要長老來支持牧師和幫助牧師。教牧事奉有很大的壓力,並不是每個牧師都能夠承受這些壓力。牧師需要弟兄們,牧師能夠走向這些弟兄獲得友誼和幫助。我們可能不會有姊妹做牧師,但我們也會有長老的太太們。長老們因此可以幫助教會中那些焦慮的、失望的、無知的人,幫助他們解決自己的問題。

對教會成員來說,把福音朋友帶到長老面前比帶到牧師面前可能更自然,如果長老有一些個人佈道的經驗會很有幫助。

最後,長老、他們的妻子和家庭應該成爲教會的榜樣。

史瑞納 Thomas R. Schreiner

我們教會和一個建立很久的教會做了合併。在那個教會裡有一些態度友好、性情溫和但是對教義一無所知,或者持有與我們認爲長老應該具備的神學認知相反的信念。如果我們提名這些人做長老,我們可能讓教會當中的很多年長弟兄滿意,但是我們爲將來埋下了可怕的危機,因爲我們以純正的教義爲代價換取和諧。

我們也有一些弟兄基本滿足了所有做長老的條件,但是他們缺少某一項做長老的重要特質。同樣,我們面臨一個很大的誘惑:是不是因爲他們忠心事奉、因爲害怕(因爲沒有提名他們)傷害他們的感情而提名他們做長老。我們決定暫時不提名,我們的決定之後被證明是正確的,因爲後來的證據顯明他們如果做長老的話會給我們帶來很多難處。

最後,還有一個誘惑是提名那些神學正確、同意教會所有神學立場的人做長老。但是我們要知道,保羅特別強調長老的品格(提前3:1-7,提多書1:5-9)。是的,我們需要長老在神學上忠心,我們也需要長老在生活中活出福音的樣式。我們不能夠因爲前者而犧牲後者,因爲長老的教導必須與他的敬虔生活一致。

Alexander Strauch

不要只考慮短期的需要,一個好的牧者總是會著眼將來、長期計劃。在你的會眾中注意年輕的弟兄,特別是二十多歲、有潛力和對屬靈事務感興趣的人。他們是你將來的領袖。神將他們放在你的麾下,讓你照顧和陶造他們,不要讓他們失望!

給他們重要的、可以改變生命的書籍讓他們閱讀,例如萊爾主教的Thoughts for Young Men。我十五歲的時候,我參加的營會的負責人給我一本戴德生的傳記。戴德生在十多歲的時候就開始預備宣教,當我讀到中國內地會的事工和他的生命之後,我就被改變了。好書改變生命,我不止一次見到這樣的事發生。

同時使用優秀的傳道人所傳遞的信息,例如磁帶、CD、MP3,來幫助和激勵這些年輕的領袖們。搶在世界前面挑戰他們的心思意念。用保羅的羅馬書做解經講道,告訴他們要掌握羅馬書,羅馬書必然使他們受益無窮。

另一個影響未來領袖的機會是叫他們去參加解經大會,例如加州恩典社區教會(約翰·麥卡瑟)主辦的大會。差派他們去參加短宣也是幫助開拓他們的視野、使他們思考的一個重要方式。

給這些潛在的領袖逐漸增加的服事、帶領和教導負擔。在教會裡有策略地給他們事奉機會。這是最好的訓練場所。關注他們的事奉,常常與他們交通告訴他們可以怎樣改進,邀請他們參加長老會議——這是另一個培訓場所。將牧養羊群的異象與他們分享,讓他們愛教會,讓他們認識到這是一個極好的呼召。

教牧職責之一就是發現合格的牧者,讓他們可以在將來教導和帶領羊群。所以牧者的工作就是要採取主動、接觸青年人、接觸潛在的長老,要採取主動不要被動,顯出對他們的生活和他們的未來有興趣,與他們花時間來指導他們,也警告他們要面臨的危險(提前4:16;提後2:2,15,22)。隨時注意到你是他們的榜樣,鼓勵他們的屬靈成長。你有這樣的能力去影響神國和神的教會將來的重要人物,好好使用這樣的影響力,否則你會失去它。

我記得丹佛神學院的院長Vernon Grounds博士從神學院的講台上走下來,迎向兩個走向他的神學生,當他們即將擦肩而過的時候,院長伸出雙手並攬住他們的肩膀。他帶著一點威嚴地看著他們,就像神說話一樣,他說道,「總有一天基督的教會會放在你們的肩上,要準備好。」他隨後繼續前行,那兩個年輕學生站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想他們永遠不會忘記院長的教導。或許你也應該同樣給教會裡的年輕人帶來這樣的生命改變。


許可聲明:你可以各種形式使用、複製與分發本文,但不允許修改文中內容(更正翻譯錯誤除外),不允許收取超過複製成本的費用,並且分發不得超過1000個拷貝。如果要在網絡或郵件中轉貼,請務必保留譯文鏈接。任何例外需徵求九標誌中文事工的許可。

請在分發時保留本許可聲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網址:http://cn.9marks.org,電子郵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作者: Michael Lawrence Thomas R. Schreiner Phil Newton Ed Roberts John MacArthur Sinclair Ferguson Bruce Keisling Philip Pedley Sir Fred Catherwood Alexander Strauch
2014-12-17
期刊
論壇
長老
十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