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期刊
期刊
互補主義:審判時刻(第二部分)
Jonathan Leeman
|
2020-11-04
我認爲不能簡單地說,狹義互補主義者的負擔一般都是平等的挑戰,而廣義互補主義者的一般會是權威和差異的挑戰。此外,不幸的是,這些獨特的負擔如何在某種程度上與美國當今更廣泛的政治分歧相一致。左派或許更熱衷於平等的挑戰,而右派可能更熱衷於傳統的權威形式挑戰。
互補主義的全球視野
Greg Turner
|
2020-07-01
另一個因素是西方世俗文化的普遍影響。現在的世界可能是後殖民時代,但西方仍然通過其娛樂和教育系統殖民全球文化。西方世俗文化仍然在世界範圍內承載著智慧和成熟的光環。互補主義在世俗的西方人心目中帶有傳統主義和矇昧主義的污名,這種污名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基督徒心中和教會中也會有,尤其是在那些與西方主流宗派有聯繫的人當中。
五處關鍵經文和教牧應用
P.J Tibayan
|
2020-06-29
那我們該怎麼牧養?禱告男人在愛和帶領上成長。爲教會的婚姻文化禱告。禱告喜樂順服神。教導妻子,他們順服丈夫是表明他們順服基督。宣講順服的美善和在基督裡犧牲之愛帶來的喜樂。清晰、不斷地定義合乎聖經、以基督爲中心的愛。定義聖潔的目標。要警醒,因爲撒但甚至會濫用聖經的教導。督責男人去愛、帶領和服侍。裝備成員在當下的處境中順服和愛。在婚姻的挑戰中輔導成員。爲了妻子的聖潔,以謙卑帶領和愛作榜樣。你是否在愛和服侍自己妻子方面成長?你喜悅看到她在聖潔上成長嗎?
不可或缺:女性及教會使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6-16
除了長老之外,女性在新約事工中的職位描述(門徒,見證者,祭司,同工)似乎乍看起來和男性的差不多。在支持教會和長老的工作上,核心責任看起來是相同的。但是當男性和女性開始進入具體事工時,他們所做的事情就能看出不一樣,這就像男人和女人唱同一首歌時聲音會不同。畢竟,人類的創造歷史還在繼續,我們仍然生活在一個由男人和女人組成的社會裡,在這裡神把我們設計成不一樣的人。不僅如此,在涉及一些女性特有的事務時,比起弟兄來說,姊妹們更容易發揮作用。
聖經允許女執事嗎?亞歷克斯·斯特勞奇認爲不允許(附史瑞納的回應)
Thomas R. Schreiner , Alexander Strauch
|
2020-06-11
保羅並非如某些人所認爲的,指向這些女人的時候想不出詞或是頭銜。他是有意識地並且精確地使用單詞diakonoi和gynaikes。他在第8-10節中用diakonoi指男性執事,在第12節中又一次這樣用。在這兩處diakonoi稱呼之間,保羅特意採用gynaikas說明這些妻子是男助手最親近的人。如我理解的,由於監督沒有女助手,以弗所的讀者明白這些gynaikes只能是妻子。因此,沒有必要加上任何的修飾詞。
聖經允許女執事嗎?史瑞納說「是的」(附亞歷克斯·斯特勞奇回覆)
Thomas R. Schreiner , Alexander Strauch
|
2020-06-10
爲什麼保羅會對執事的妻子提出要求,而非長老的妻子?因爲長老對教會的領袖和教導具有更大的責任,所以這一點似乎非常奇怪。但如果他是在談論女性執事,我們就不足爲怪了,因爲他根本不是在談論執事的妻子!
29期:地獄——記住這可怕的現實
Jonathan Leeman
|
2016-05-29
持守「地獄」的教義意味著拒絕中庸。這使得我們要承認罪的黑暗與永恆咒詛的可憎;承認神本體所發的光輝與榮耀會毀滅那些虧缺他榮耀的人;也要承認沒有什麼比地獄這個事實更應該讓我們非信徒的朋友害怕的。相信「地獄」的實在也意味著抵擋這世界墮落的文化與價值觀體系,它們一直共謀向我們的心重複那古蛇讒毀人的謊言:「你不一定死」。 鑑於有關「地獄」的教義容易令人遺忘,時常談論它對我們的信心有益。其迫使我們再次思想神是誰以及我們是誰。我盼望本期九標誌期刊能夠在這一點上幫助你。
28期:牧養姊妹
Jonathan Leeman
|
2016-05-01
抹掉差異看上去是安全的。如果你把男人和女人「一視同仁」,你就不會冒險得罪任何人。或者限制任何人。或者阻礙任何人。 西方文化中的平權主義,懷揣著美好的動機,要抹掉男女性別的差異。人們穿中性的衣服,噴著中性的古龍水,扮演中性的角色和生活方式。男女角色鮮活獨特的差異,有如鮮豔的調色板,被粉碎揉成一團灰暗色調的淤泥。
27期:聖經足夠了嗎?
Jonathan Leeman
|
2016-03-30
在本期九標誌期刊中,我們的主題是關於教會生活中聖經的充足性。鮑比·賈米森(Bobby Jamieson)關於新約教會治理的規範性本質的文章奠定了基調。從那兒開始。對艾德·羅伯茨(Ed Roberts)的訪談接著賈米森的討論,涉及一個無可迴避的問題:我們的處境不應該影響我們帶領和建造教會的方式嗎?
26期:福音派裡的新自由派
Jonathan Leeman
|
2016-03-02
我們廣義上把自由派定義爲教會內對福音的否認,其危險在於地方教會允許世界的標準充滿我們。其發生於我們讓這個世界支配我們的信仰和實踐之時。或者當我們讓世界來對我們的價值觀指手畫腳:「這些很好很有價值,那些沒什麼意義」,或者「這才是我們要找的救恩」。一旦我們容讓這個世界影響教會的生活與宣教,我們就等於讓另一個權威進入神的家,並貶低教會真正的君王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