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作者
Jonathan Leeman
(約拿單·李曼)畢業於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道學碩士),現在是華盛頓郊區切弗利浸信會的長老,同時也是九標誌事工的總編輯。李曼是威爾士大學的神學博士,著有多本著作,例如《教會成員制》、《教會紀律》等。
向不同的聽眾講道
Jonathan Leeman
|
2020-12-28
當我在準備講道或聖經學習課程時,我會嘗試三種對位思考。我同時向基督徒和非信徒講道。我同時向自滿和有缺乏的人講道。我同時向律法主義者和享樂主義者講道。這些類別中的每一個人都需要不同的挑戰。自滿的人需要聽神的警告,而有缺乏的人需要聽神的應許。律法主義者需要了解恩典,而享樂主義者需要受到誡命的挑戰。當然,困難之處在於,當你挑戰其中的一方時,又要注意不致絆倒另一方。
講道應該多長?
Jonathan Leeman
|
2020-12-16
有的人可以坐著看兩個小時的電影,三個小時的橄欖球比賽。爲什麼不教導他們聽至少一個小時的神的話語呢?六十分鐘的講道充滿了紮實的釋經和應用,人們像期待高中的課堂一樣期待六十分鐘的講道。我敢說,那樣人們會更加明白聖經以及如何活出神的話語。人們會因此變得更加成熟嗎?當然。
互補主義:審判時刻(第二部分)
Jonathan Leeman
|
2020-11-04
我認爲不能簡單地說,狹義互補主義者的負擔一般都是平等的挑戰,而廣義互補主義者的一般會是權威和差異的挑戰。此外,不幸的是,這些獨特的負擔如何在某種程度上與美國當今更廣泛的政治分歧相一致。左派或許更熱衷於平等的挑戰,而右派可能更熱衷於傳統的權威形式挑戰。
不可或缺:女性及教會使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6-16
除了長老之外,女性在新約事工中的職位描述(門徒,見證者,祭司,同工)似乎乍看起來和男性的差不多。在支持教會和長老的工作上,核心責任看起來是相同的。但是當男性和女性開始進入具體事工時,他們所做的事情就能看出不一樣,這就像男人和女人唱同一首歌時聲音會不同。畢竟,人類的創造歷史還在繼續,我們仍然生活在一個由男人和女人組成的社會裡,在這裡神把我們設計成不一樣的人。不僅如此,在涉及一些女性特有的事務時,比起弟兄來說,姊妹們更容易發揮作用。
(美國)教會何時應拒絕政府關於聚會的指導並走向公民抗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5-27
如果政府繼續說我們不能聚會,那我們作爲教會,什麼時候不得不實行公民抗命、堅持聚會?
政府如何服務於救恩和宗教自由
Jonathan Leeman
|
2019-09-24
保羅敦促我們爲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禱告,這樣我們可以平安無事地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祂願意萬人得救」(提前2:3-4)。我們爲政府禱告,這樣眾聖徒或能平安度日,眾人也可以得救。
教會生活:我們真實的政治見證
Jonathan Leeman
|
2019-09-19
如果你宣稱自己關心政治,卻並不是所在教會的活躍成員,我會傾向於認爲你並不懂得政治。你就好像那些自稱喜歡汽車,卻只在地板上玩著火柴盒小車、嘴裡發出「嘟嘟」之聲的人。對政治決策評頭論足是何等容易的事情。起來,坐進真實的汽車裡。參加教會,來試試看愛一個和你完全不同的人,一個或是和你收入相差懸殊的人,一個犯罪甚至得罪你的人。
福音:教會最有力量的政治話語
Jonathan Leeman
|
2019-09-11
一種正確理解的福音政治,並不假裝這世界上的歧視和不公義不存在,並不是像這樣「色盲」看不見。相反,它是指,認識到不同的人群面對的不公義。而且,它不再需要爲自己辯護,比如說:「這不是我做的,不要怪我!」它反而是願意接受人的責備,然後使用它的資源幫助其他人,因爲它的稱義來自於基督。事實上,一種福音政治要揮動刀劍,正是爲了在得不到公義對待的人當中建立公義。它認識到所有人都是按神形像造的。
加爾文主義帶來的7個事工影響
Jonathan Leeman
|
2019-03-19
當你相信重生是從神而來的神蹟時,你認識到不是你的智慧使人信主,你或許會更加願意相信神通過其他人和教會所作的工。如果神可以通過你作工,祂也可以使用你隔壁的那間教會。你不是在和其他教會競爭,你可以爲他們禱告、支持他們、與他們合作。
給過渡期牧師的建議
Jonathan Leeman
|
2018-09-06
在我第一次擔任過渡期牧職之前,狄馬可給了我一個忠告:「約拿單,我給你一個忠告:不要做任何改變!你不是和這間教會結婚,你只是幫助他們找到下一個人。」
查看更多
正在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