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來信
來信
九標誌問答52:作爲唯一的長老,我該如何提名其他長老;講台上可否不插美國國旗?

我是教會唯一的長老,提名其他長老們需要遵循什麼流程?

如果講台上插著美國國旗,會不會扭曲福音信息?

親愛的九標誌,

我最近在做一個系列講道,內容涉及成員制、眾長老和眾執事,我計劃著提請會眾提名有潛力做長老的人。目前我是唯一的長老。我們的教會在去年分出來植堂的時候,選立了我成長老。關於提名有兩種想法:第一,會眾私下向我提名,由我決定哪些可以公之於眾;第二,一股腦兒把提名全部公佈,哪種更適當呢?我傾向於第一種。我知道有幾個弟兄會被提名,並且他們也是好弟兄,但是,通過與他們的相處,我知道他們還沒有準備好。我不希望把還沒有準備好的人推向會眾。

——湯姆

親愛的湯姆,

我想你的直覺是對的。推薦應當私下進行,但是正式的提名一定要出自你。

必須承認,聖經中長老提名和確認的模式比較模糊。一方面,使徒要求會眾「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有好名聲」的人,於是他們就「揀選了」七個人,管理這事,最終承擔了執事的角色(使徒行傳6:3-4)。另一方面,保羅和巴拿巴在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選立了」長老,保羅告訴提多要在克里特「設立」(儘管在希臘文裡是表示「指定」的另一個詞)眾長老。還須承認,提多書中使用的這個詞沒有排除會眾的參與,這一點即便長老會也認同。但是,回到第一點,提多「被眾教會挑選」與保羅同行去傳道(林後8:19)。

由於聖經沒有開出明晰的方子,我認爲應該把神學判斷和牧者的審慎一並考慮。出於我無可辯駁的神學理由,我篤信會眾對於確認長老或牧師有最終發言權(加1:6–9 ,提後 4:3的章節中可以推導出結論)。巧合的是,很多(絕大多數?)長老會和聖公會贊同這一點。但是,出於牧者的審慎,我認爲長老應該由長老提名。理由至少有以下三個:

第一,能力問題。你是經過會眾公開確認的牧長,善於教導,無可指責。當然,大家確認你的職份並不意味著你可以完全越俎代庖,但是,這意味著,當問起誰最有能力把流程向前推進的時候,把寶押在你身上是最安全的。於是,你通過提名來推進流程;會眾通過最終確認來確保參與(當我們比較誰下判斷的時候,這與林前5:3和12所說的執行教會紀律的流程是並行的。)

第二,牧師間合一和教會合一的問題。想像一下,會眾推舉並確認了一個人,而你確信此人不合格。你倆將不得不一起工作。於是,每當你倆意見相左的時候,你會發現自己很難解開這個心結,因爲你從一開始就不相信此人應該擔任這一職分。你們的這種不合一遲早會影響到全體會眾的合一。我甚至可以斷言,如果一位牧師認爲另一位不符合提摩太前書或提多書羅列的條件(究竟哪些條件會隨著具體問題不同而不同),兩位牧師不可能長期合作。有一位必須離開。

第三,出於對即將被提名者及其家人的保護。一位年長的朋友講過這樣一個故事,在他的教會裡有一個在諸多方面看上去都很虔誠和受人尊敬的人。從外面看,他具有作爲一個好領袖的所有特徵。因此,教會中有人按照流程公開提名此人。挑戰在於,長老們通過教牧關懷和他的妻子得知,此人在瀏覽色情網站的罪中掙扎。於是,每次有對此人的公開提名,長老們都會找一個理由拒絕,爲的是避免此人和他的妻子遭遇不必要的難堪。

底線:我千真萬確地相信會眾對於誰擔任長老或牧師具有最終發言權,但我也相信讓提名由長老們提出,是出於牧者的智慧。如果你是唯一的長老,那意味著提名要由你動議,至少在一開始應當如此。

結語:我們的長老們總是會邀請教會成員(私下裡)告訴我們誰應當得到提名。我們很想知道他們看誰牧養群羊合適。有時候,我們得到的提名有點意想不到,經過一番調查,最終很高興地正式提名他們。我甚至可以放膽說,這類私下裡的談話已經是我們教會文化的一部分。我常聽到成員對我說類似的話:「嘿,約拿單,你們長老們最近有沒有考慮過讓傑克擔任長老?」

希望以上建議能幫助到你。


親愛的九標誌:

我想聽聽你的意見,在教堂的主堂裡擺放美國(或其他國家)國旗真的有用和適當嗎?這樣做會不會掩蓋福音信息?會不會阻礙外國人盡心盡力與我們共同敬拜?抑或這樣做表達了我們對於退役軍人的尊重,以及展示了我們恰如其分的愛國主義?

我即將在我們教會擔任教職,在那裡,幾十年來一直有在臺上懸掛多面美國國旗的習慣。我正在努力考慮如何處理這個問題,並考慮是否將其列入未來幾年內需要改變的事情之一。感謝你的事工和你爲此花費的時間。

——傑裡米

親愛的傑裡米,

對於你所問的一切,我的答案都爲「是」。是的,我們教會建築中的國旗有可能攔阻福音。是的,它們有可能阻礙外國人感受到我們的歡迎態度。是的,這樣做表達了對退伍軍人的尊重。至於是否展現了恰如其分的愛國主義,我不確定,我想說,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以上意味著,如果可行,把旗子拿掉,但不要因此而分裂教會。在不分裂教會的前提下,何時以及如何拿掉旗子?我不知道。這要看你是否瞭解會眾,知道如何謹慎而智慧地行事。但是,以下是你想要教導會眾的:舊約是神與以色列一族立約,而新約卻主動地、有意地、明確地、決定性地、不容置疑地與不分種族的或國際化的萬民立約。例如:馬太福音3:9、8:11-12、28:18-20,或以賽亞書19:23-25和49:6等經文。我們爲什麼冒險把一個人的國籍身份與基督徒的身份混淆呢?這豈不是神救贖計劃的歷史大倒退嗎?

要幫助你的會眾明白,你們與尼日利亞、日本、阿根廷的基督徒在屬靈上的共同點多過你們未信的美國同胞。那麼,我們爲什麼要把美國人身份這塊絆腳石放在其他信徒或者你們正在傳福音的外國未信者面前呢?保羅不是具體地演示過這種民族認同的靈活性嗎?爲了福音的緣故,他願意在猶太人面前做猶太人,在外邦人面前做外邦人(林前9:19-21)。

請注意,對於許多美國基督徒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難以理解的一課。自從約翰·溫斯洛普1630年做了《山上的城》這篇佈道以來,美國人傾向於把國家和教會混爲一談。如今,這種本能仍然存在,特別是在老一代基督徒中。對這樣的羊要耐心一點,不要把觀點強加於人。不管他們對於政教關係的理解多麼不一致,重要的是他們信不信耶穌?只要信,他們就是主的羊,你要捨得投入時間和溫柔在他們身上,就像好牧人捨得在你(還有我)身上投入時間和溫柔一樣。

教堂在室內掛旗是挺傻的,但我不確定這算不算犯罪。所以,當你有能力的時候,拿掉它,但不要爲了它而刺刀見紅。


譯:WPR;校:JFX。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Mailbag 52: Nominating Other Elders When I』m the Only One; American Flags on the Stage.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21-11-01
長老
文化
九標誌問答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