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重新定位喜樂源泉:在十年的教牧事工中我喜樂的來源是如何變化的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每月都在參加一個由周圍的牧師組成的聚會。我對我們經常相互詢問的問題很感興趣。這些問題通常是關於主日聚會的出勤率、教會預算或者是教會裝修。從這些談話可以看出,教會成功的實用主義標準(肢體、預算和建築)是顯著存在的。

當然,我不是說這些標準本質上是不好的或是不重要的。人重要,錢重要,場地重要。但是這些不是一個教會成功與否終極或是首要的評判標準。事工中喜樂也不應該基於這些。

在過去十年的牧會生涯中,我喜樂的來源發生了變化。或許牧會的工作褪去了我年輕時的青澀。我變得疲憊不堪了嗎?我不這麼認爲。事實上,我變得更喜樂了。

作爲一個年輕的牧師,我沒有讓我的喜樂建立在教會的人數、預算和建築上,但是我經常把喜樂和外在可證的條件聯繫起來。我經常在下一個大的目標或者是事工的開展中尋找喜樂:比如下一個講道的系列、下一個成員課程、下一次洗禮、下一個門訓小組、下一個讀書小組或下一個宣教項目。

我一直在關注這些,以至於我忽視了在我面前的變化,那些充滿恩典的福音的果子。比如:

  • 兩個教會成員之間重歸於好的婚姻。
  • 聖餐後兩個教會成員互相原諒。
  • 兩個執事在他們年輕的兒子們去世之後得到的恩典。
  • 兒童看護的同工和主日學老師們一直以來忠心的服事。
  • 一個教會成員主動和一個初信的基督徒開始門訓關係。

曾經,相對於不被人看見的忠心的行爲,表現在外面的恩賜更能讓我感到喜樂。但是現在看見一個忠心的執事給教會割草,比講道後受到稱讚更能鼓勵我,即使這些也是好的恩賜。

以下是在過去的十年裡五個讓我喜樂來源變化的方式。

一、我的節奏:從快到慢

首先,我的生活節奏變化了。一開始,我的生活是追求做更多的事。我在成就中得到喜樂。當時,我同時在讀兩個碩士學位,有一份全職的教師工作,並且也是一個帶職服事的牧師。我的生活節奏很快。

接著,一些事情發生了:我們有了更多的孩子。

奇妙的是,孩子們能夠教會我們很多關於事工的事。孩子們迫使我慢下來。爲人父母是一個長期的工作,它很好地描繪了教牧事工。保羅自己也這麼認爲(帖前2:7-12),並且他強調了在家中的帶領是教會中帶領的示範(提前3:4-5;多1:6)。

二、我的模式:從組織到家庭

我有一些行政方面的恩賜。如果我從事中層管理工作應該會做得不錯。我一直都有組織和計劃的頭腦,但願我的恩賜在改善教會中發揮了作用。但是,很大程度上我的喜樂是基於(藉用科林·馬休[Colin Marshall]和東尼·潘恩[Tony Payne]爲人熟知的一個比喻)「搭架子」。

接著,一些事情發生了:我開始明白支架的存在是爲了服務枝子。

當我關於事工的思想開始這樣變化時,我開始用更加關係性的眼光來看待教會。我從帶領一個組織變爲愛一個家庭。當然,教會是一個組織。行政是一個很重要的屬靈恩賜,我也很享受事工中的行政工作。但教會也是一個有機體。組織是爲了有機體而服務的。就像是斯科特·史密斯(Scotty Smith)經常說的,我們「愛的清單」應該替代我們的「待辦事項清單」。

三、我的姿態:從強壯到軟弱

我在2014年中從半職牧師變爲全職牧師。有之前十年的教導經歷,當時我完全準備好了全力進入教牧事工。

接著,一些事情發生了:我出了一場車禍,我的髖部和股骨斷了。

當我準備好投身事工時,神使用一次受傷讓我停下。我接受了手術,在做了幾個月的復建後才能再次講道。當我回歸講台時,我不得不蹣跚上講台打開聖經,一開始是用助步車。誠實來講,這讓我感到很丟臉。

但這不應該是丟臉的。我在那些日子裡身體上的狀態表現了我屬靈上一直的狀態,我是軟弱的。

最近,我在持續的與抑鬱爭戰。現在的我把這看作是服事的禮物,而不是障礙。我深知這軟弱可以彰顯基督的大能(林後12:9-10),而不是我應該避免的事情。我已經成長了,可以在使徒保羅長久的軟弱中得到鼓勵(林後7:5-6)。

四、我的能力:從依靠自己到依靠恩典

我爲早期事工的大部分日子,我都是想要依靠自己感到難過。聖經看重勞苦工作。保羅用令人痛苦的詞語形容了他的教牧事工(加4:19)。我們被召辛苦作工。我們勞苦。我們鬥爭。我們作工。

但是我們是靠神給我們力量(彼前4:11)。我們需要靠恩典(林前15:10)。我們需要靠神在我們裡面的能量(西1:28-29)。

我在事工中的力量不是來自我自己。如果離了神,我沒法完成任何神呼召我做的工作。神自己必須在祂呼召我的工作中作工。「耶和華阿,你必派定我們得平安。因爲我們所作的事,都是你給我們成就的」(賽26:12)

對於我而言,這意味著禱告和耐心在我的牧會工作中佔據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五、我的熱情:從事工到神

在很多年裡,我熱愛主的工作大於作工的主。我對於事工更加有熱情,而不是對神有熱情。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從頭學習了耶穌在祂的門徒們事工開始時對他們的教導。

在路加福音10章中,門徒們帶著喜樂從宣教中回來。「那七十個人歡歡喜喜地回來說,主阿,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們」(路10:17)。耶穌與他們一起慶祝「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路10:18)

但是祂也提醒他們: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們就歡喜,要因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10:20)。

看起來很掃興!然而,是嗎?

耶穌知道哪裡有真正的滿足,最終不是在我們爲神做的事裡。而是在神爲我們做的事裡。事工是易變的。有高潮也有低谷。有時你被人喜愛,有時也被人恨惡。但是神在基督裡爲我們成就的永遠都不改變。我們的身份永遠地被改變了。我們的身份在永恆裡是安全的。同爲牧者的弟兄們,讓我們把喜樂放在神和祂爲我們成就的事上。

今後我和其他牧師們聚會的時候,我非常期待營造一種不同的氛圍,讓我們的對話更多地關注於我們最開始相信的真理,是那我們還未看見但是漸近的真理,而不是我們眼前看見的。


譯:張夢婷;校:CCL。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Recalibrating Sources of Encouragement: How My Sources of Joy Have Changed 10 Years into Ministry

作者: Mark Redfern
2021-03-04
教會帶領
教牧事奉
八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