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爲掌權者公開禱告

在禱告中,當我爲一位政治家,以及她在維護教會平安中所起的作用表達感謝時,我們會眾的沉默變得愈加靜謐,哪怕細針落地都可耳聞。然後我向神祈求,如果她不認識基督,那麼讓她能夠相信。我也祈求她會記得,到最後那日,她不是向憲法或地上的法律交帳,而是向神的律法交帳。

聚會結束後,有幾個人過來低聲告訴我說,這個政治家絕對沒得救。事實證明,她公開的發言表明她是個沒有得救的罪人。在這些人中,至少有一個走過來的家庭再沒有回來,我的理解是因爲他們認爲,哪怕我只是提到她得救的可能性,也是嚴重的犯罪。

公開爲政治家禱告可能很難。我記得一個週日,我爲新市長的上任感謝神。在說「阿們」之後,我抬起頭,卻發現她之前的競爭對手剛剛在附近的長椅上坐下來。

所有的公開禱告都有三類受眾:神;我們自己(詩42:11);以及我們的聽眾:得救的和尚未得救的人(詩22:23),包括政治領袖(詩2:10,82)。

即便如此,幾乎在每個週日的牧禱祈求中,我都會爲各級政府部門的政治人物禱告。因爲這樣的禱告充滿了冒犯的可能性——也因爲我覺得自己被誘惑,想扮演先知的角色,或過度政治化——我常常會想:爲什麼心公開爲政客禱告?這樣做的理由有很多。但那些理由並不充分。爲什麼?簡單地說,因爲這是神的命令:

  • 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爲那城求平安,爲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爲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29:7)
  • 我勸你第一要爲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爲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地度日。(提前2:1-2)

聖經新約(彼前2:11)和舊約(代上29:15;參見來11:16)都教導我們說,信徒是從天上的耶路撒冷被放逐,在地上的寄居者。我們要爲自己寄居其中的「那城求平安」。我們暫時的平安——某種程度上是我們屬靈的安慰——取決於我們所處的政治和經濟秩序。

教會的平安

保羅不僅吩咐提摩太爲政治領袖禱告,也告訴這樣做的原因:「使我們可以平安無事地度日。」我們得到命令,爲平安的環境禱告,可以允許教會公開地聚會,允許基督徒個人作爲耶穌的跟隨者坦然生活。這些環境創造了我所說的「教會的平安」。

這種平安可以出現在各種歷史和政治環境中。在政府承認宗教自由的地方很容易看到這一點,但我們也要禱告——特別爲一些地方禱告——那裡的政府沒有給予這種自由,反而因爲信仰的緣故逮捕基督徒。爲這城平安禱告,不是要讓信徒委身於政治制度、黨派或候選人。它只是要求我們禱告。

再者,我們要「爲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爲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在懇求、代求和祝謝中,我們發現了分享福祉的重要性。我們要禱告,如果政治家(或政治家的對手)在聽,他或她將會意識到,這對每個人都有好處(傳道書10:20)。我們意識到我們獲得共同福祉部分的方式,是通過辨別神如何爲了我們的好處而使用權柄。

因此,保羅可以補充亞基帕王所熟悉的「猶太人的規矩和他們的辯論」(徒26:3)。我們也可以假定,保羅甚至能找到感謝尼祿的理由。尼祿皇帝的履歷中包括弒母、亂倫、與閹割轉性的「女」斯波魯斯(Sporus)的同性婚姻、狂妄自大、貨幣貶值和宣稱自己是神。他也是一個失敗的流行音樂人和體育藝人。保羅的殉道是尼祿或他的代理人造成的,然而保甚至要提摩太爲感謝尼祿。

信徒永遠都不應該爲罪惡感謝神。相反,我們應該感謝祂,在這類罪上仍有祂權能掌管的美意。保羅或許會爲這些而感謝神:尼祿美化了羅馬城,爲首都建築引入消防安全標準,延續羅馬的安寧,爲羅馬公民帶來祝福(見徒25:25),以及帝國的國際化使得福音能夠廣傳天下(見西1:6)。彼得(彼前2:13-14)和保羅都吩咐我們,要找理由,爲所有的政治領袖感恩。

禱告中的政治審慎

在舊約中,神的子民受造在一個由神話語管理的政府體系中,以及在特定的地理範圍內運作。以色列民在應許之地之外不能完全遵守律法(詩105:44-45)。然而,新約中的教會體制是爲了在各種形式的政府下運作。教會可以在幾乎所有的宗教自由層面進行上聚會和敬拜。

因此,準備爲政治領袖的牧禱祈求時,必須考慮到當前的政治環境。美國教會所享有的平安,使我可以爲政治家的得救與歸信而禱告,也能爲司法與執法的革新而禱告。這讓我能夠爲民族復興,以及基督徒根據聖經原則投票而祈求。我可以爲反對墮胎的政治家,支持猶太基督教(Judeo-Christian)道德的人,以及有重生見證的政治家獻上感恩。

這些自由被認爲是理所當然的。然而並非所有基督徒都能擁有這樣的自由。在教會平安更加脆弱甚至不存在的地方,牧者必須更加小心地爲掌權者公開禱告。我們不知道,以斯拉和他的同輩如何具體求告,以服從大流士王的命令,爲「王和王眾子的壽命」祈禱(拉6:10)。但我們相信,他們禱告的內容對王或他的線人來說,並不具有威脅性,也不會造成政治不穩定。

這並不是說,在國家面前的公開禱告應被卑躬屈膝的恐懼所驅動,也不是像一些國家黨派那樣,讓政府宣稱凌駕於基督之上,放慢或模糊福音傳播。

儘管如此,「神的旨意原是叫你們行善,可以堵住那糊塗無知人的口」(彼前2:15)。信徒應公開行善,以推翻錯誤和負面的刻板印象。

實際問題

如果你的教會從來沒有爲政治家禱告過,那也許要在開始實踐之前教導會眾。在我服事的教會,第一次禱告之前,用提摩太前書2章的簡短介紹就可以了。至少把這節經文加到你的禱告中:「主啊,你的話告訴我們,替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祈求,使我們可以平安無事地度日。所以我們爲瓊斯市長禱告……」

在美國,我們有一個由市政當局、縣/教區、州及聯邦各級組成的聯邦系統。我個人視選民爲權威,並在選舉前爲他們集體禱告。各級政府都有民選和非民選的官員,一般來說,我爲民選官員提名禱告,爲其他官員按職務禱告。這讓我能夠爲教師、執法人員、軍隊及他們的牧師、公務員和司法機關禱告。你會發現,將教會成員投票選出的公職人員名單列出來,然後持續在主日爲他們禱告,是一項有益的操練。

在教會中爲掌權者禱告可以做很多善事。首先,它展現了對神的順服。

它讓我們敏銳地看到,神如何在祂良善、智慧的旨意中使用這些人。

它允許牧者去關心教會和國家官員的共同益處。

它給牧者機會去提醒會眾他們的公民責任。

它爲其他人示範,如何爲複雜的主題禱告,這對家庭敬拜和其他公開禱告聚會都很有用。

最後,如果你會與那些你們爲之代禱的人見面,它爲你提供了一座通往福音的迷人橋樑。你可以告訴他們,你的會眾曾多次爲他們感恩,並在神的寶座前爲他們代求。正如保羅提醒我們的,主「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即便對尼祿也是如此。


譯:鹹燕美;校:STH。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Publicly Praying for Government Authorities.

作者: Shane Walker
2021-09-06
禱告
政府
八十二期
牧禱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