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忍耐:牧師的得勝法寶

在漢克·凱查姆(Hank Ketcham)創作的連環畫《淘氣阿丹》(Dennis the Menace )中,有一集描繪了這樣一幕:小屁孩阿丹拿著紙和蠟筆坐在廚房餐桌邊。他剛剛氣憤的把一張紙揉成團扔在地上。他的媽媽忙著做飯,抬頭恰好看見兒子大發脾氣嚷嚷道:「忍耐怎麼要花費這麼長時間?」這話千真萬確!

在我擔任主任牧師的三十年中,我所服事的教會弟兄姐妹一直心懷忍耐地接納我在他們中間的事奉。就像任何美好的婚姻,愛心在我們來之不易的關係中起著重要作用。忍耐使我們可以恆久地踐行愛心。牧者的忍耐是一種爲求祂的國投入足夠時間而不情緒失控的能力。這樣的忍耐是實踐教牧關懷所需的重要美德。

有誰會愚妄到自稱是牧者耐心之典範?我有時會想,我三十年來只服事一群會眾,與其說是忍耐,不如說顯明了我缺乏想像力、照著慣性埋頭勞作的生活態度。無論如何,忍耐是牧者忠誠的調色板上的一種主要顏色。讓我們來看幾個例子。

功未成,耐心等

「成功」是一個被廣泛濫用的詞。爲著眼前的目的,我想稍作澄清。我所說的 「成功」是狹義的,指的是教會達到相對財務穩定和成熟的狀態。在這個階段,教會的成員以及與教會關係緊密的明眼人,都感覺到你的教會已趨於穩定、在目標上合一,且在基於聖經而開展的事工上顯示出可觀的國度性回報。

絕大多數的牧師受召所服事的教會尚未達到這樣的屬靈興盛。有的牧師正在植堂、有的在努力復興教會、還有更多的牧者在平淡無奇的教會中服事。他們的處境往好的說多有挑戰,往壞的說則是嚴重的教會運作紊亂。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在搖搖欲墜的教會中擔當領袖角色。

年復一年,周復一週,當教會健康穩定的指望似乎遠在天邊,我們就得靠堅毅的耐心才能矢志不渝。在這磨練人心的旅程中,牧師會被急功近利的「解決方案」誘惑。當有人問起你會眾的規模、或看到你教會建築的照片、聽到你的宣教預算微不足道的數字、或納悶爲什麼你們現在沒有更多長老時,唯獨耐心會讓你扶著犁不鬆手。

我曾經接受呼召去服事一個有著十個家庭的教會。在一個破敗的零售商場的地下室聚會,沒有租約,我們就擅自用了那塊場地。在接下來的22年裡,我們在一棟又一棟劣質樓房裡奔波流轉。我很清楚驕傲如何攻擊這種步履蹣跚的忍耐,它會在你面前揮舞著通往成功的誘人捷徑。畢竟,我的牧會生涯始於所謂「教會成長運動」的全盛時期。人們精心包裝、廣泛推銷這種捷徑,說這解決之道可以立即實施。它勸告我們說,你所要做的就是全盤接受、與時俱進。或者走開。然而,倘若接受這個藍圖,我們就得安排多場次的「種族隔離式」主日禮拜(按人種和社會階層開設多場次的禮拜——譯者注)、娛樂性福音佈道,此外我們還得拋棄正式的教會成員制、糾正性教會紀律和釋經講道。所以我不得不對自己說:「忍耐到底,丹。把噪音屏蔽掉。當事奉作王掌權的基督。溫柔地帶領羊群去按照新約的標準開展事工。提供機會讓種子發芽。等候耶穌。」

除了這一人爲製造快速增長卻不忠心的方法以外,另有一試探——想跳船逃走。若得著機會,年輕牧師可以去帶領更大的教會或加入更有聲望的事工。神可能真會呼召一個牧師離開他的羊群,但急躁的情緒會使我們心癢難耐。我們想著「爲神做更大的事」,於是彷彿僱工一樣拋棄了我們的羊群。忍耐則勸人堅持到底。神能在別處使用我做的事,通常也能在現在的地方使用我。

以耐心待人

牧羊人領著羊,而羊是一種很慢的動物。而且是相當的遲緩! 它們不會迅速改變,也不會快速移動。從本性上來說,它們慢吞吞地閒庭信步,猶豫不決,停滯不前。牧羊人對行動緩慢的羊不耐煩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也是致命的。

牧養門徒的工作是以耐心爲動力。閒言碎語不脛而走。酗酒者和吸毒者故態復萌。驚弓之鳥陷於新的恐懼網羅。婚姻關係好轉後又惡化。拒絕悔改之人不撞南牆不回頭。濫交的人轉過身來,吃自己所嘔吐的。挑剔的抱怨者有新的由頭嘀嘀咕咕。驕傲者總不乏自我吹噓的資本。屬靈軟弱者不停地跌倒,卻拒絕明哲人的建議。然而與此同時,忠心的牧者繼續愛著他們所有人。縱使他們前進得如此緩慢,後退得如此輕鬆,牧者的忍耐激發我們與罪人同行的決心。

除了禱告,沒有什麼比默想神如何忍耐我,更能激起我們對人的忍耐。神從不因受挫就止息對我的約中之愛。他待我如同待的兒子,永不離棄,即使我日復一日,屢屢失敗,我的軟弱堆疊如山,我的靈裡滲出不堪的醜陋。他從未離棄過我。出於超乎想像的原因,他一直在愛我,愛我,愛我。

這位神,這位永不斷絕恩典的主,可能會呼召我離開我所牧養的教會,但絕不會叫我放棄他們。我曾有過想退出教會大家庭的日子。我曾尤其想放棄這個家庭的某些成員。偶爾,這種慾望會變得強烈,以至於幻想以犧牲多人的利益爲代價來拋棄少數人。但在那些自私、靈裡枯乾的時刻,基督對罪人堅定不移的愛催逼著他悔改,恢復他對羊群的忍耐。「你要持續愛他們,愛他們,愛他們。」

以耐心專注講道

準備一篇解經和神學上都準確、向人心說話、結構精巧、例證精彩、應用到位、火熱奮興的講道是相當耗費精力的。若不投入數週的時間準備,絕不可能達到。有人打比方說,創造一篇高質量的講道,無異於用勺子雕琢水泥(困難無比);全情投入地講道,就像給電池迅速放電(耗費精力)。如果一個人打算把神的話語忠心地餵養給他的羊群,那麼堅持不懈的忍耐是必不可少的。

在我牧養事工的早期,我只買得起一臺臺式電腦。教會需要我把電腦搬到辦公室,所以我得在週六夜裡很晚才把講道準備好,而我的妻子只能獨守空房。似乎無論我付出怎樣的努力,都無法戰勝準備講道的時間黑洞。周而復始,我總在午夜左右回家,有時更晚。有個晚上,我失去了耐心。挫敗感激起了憤怒,我用手狠狠地砸向汽車儀表盤。「爲什麼講道要花這麼長時間!?」

好吧,後來我購買了第一臺筆記本電腦,這就解決了大部分的煩惱。而悔改之心又逐漸改變了我對預備講道的看法。我喜歡研經和探索,也喜歡如此辛勞所帶來的靈性培養。但一篇接一篇始終如一地忠心預備講道,仍然是一種對堅忍的操練。疲勞、分心、其他事務的責任,以及長時間的深度專注,都是對耐心的考驗。這樣的勞苦多有豐厚的回報。沒有捷徑可走。牧師的呼召本就困難重重。然而唯獨神能賜我們忍耐,讓我們有果效地長遠做下去。

以耐心專注祈禱

我想成爲一個「祈禱的人」。我其實並不是。有些人認爲我是,但他們只是把我和他們自己比較。我每天都在禱告。禱告是我作爲基督精兵賴以生存的呼吸(弗6:18)。我喜歡禱告,大多數時候是如此。但我遠未達到禱告模範的程度。

儘管如此,我禱告了足夠長的時間,從而曉得真誠的禱告生活需要忍耐。當生活所迫之事務在向你發出尖叫,要你停止禱告,起身「做點什麼」的時候,唯有忍耐才能讓你重新跪下來禱告。當你日復一日地爲同一個人禱告卻沒有從神來的明顯回應,就需要耐心了。當我們不想禱告時,當疑慮動搖我們對神應許的信心時,當我們的心靈麻木、缺乏想像力時,當我們受試探屈服於牧會生涯的絕望時,當我們無話可說、言辭匱乏時,我們都需要耐心地專注禱告。

在那不依不饒的寡婦比喻中,耶穌教導我們禱告不要灰心(路18:1)。耶穌知道我們生性抗拒「胡攪蠻纏式」的禱告。我們總有掙扎,常常不能在神的寶座前投入足夠的(禱告)時間,照著君王的應許以確保祂國度的勝利。因此,他呼召我們在這使命中忍耐到底。

雖然這四個例子構成了牧養中忍耐的準則,但它們並不是我們自己獨創的產物。牧養中的忍耐美德是唯獨基督的靈澆灌在我們身上才能結出的果子(加5:22-23)。那麼,願我們歡喜,將自己投靠在他裡面,靠著他的恩典,爲了他的榮耀,有恆久的忍耐,以竟所託之使命。


譯:張雲軒;校:CCL。原文刊載於九標誌網站:Patience: A Pastor’s Superpower

作者: Dan Miller
2021-03-22
教會帶領
教牧事奉
七十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