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加爾文主義者們,別再鼓吹你們的奮興主義了

原文標題與鏈接:Hey Calvinist, Enough of Your Revivalism

翻譯:王怡

 

如何使你的教會增長?這是每個牧師或教會領袖都會問的問題,也是幾乎每個基督徒都感興趣的問題。讓我們假設這個問題的最佳動機,是你真誠地盼望看到不論男女和孩子們都知道並在耶穌基督的救贖知識中成長。問題是,這該如何做到呢?

奮興主義史

自19世紀初以及第二次大覺醒運動表面上的成功以來,大多數教會領袖對上面那個問題的答案一直都是奮興運動中使用的技巧。奮興運動和復興不是一回事。所羅門·斯托達德(Solomon Stoddard)是馬薩諸塞州西部的一位清教徒牧師,他將復興定義爲「神以一種非凡的方式使信仰在他的子民中復甦的特殊季節」。他的重點是復興中令人驚訝且超自然的方面,以及它對教會的影響。信主之人的數量加增和門徒們通過門訓在靈性上的長進,是神工作的復興結果。第一次大覺醒運動領袖及其最有才華的神學支持者,所羅門·斯托達德的孫子——喬納森·愛德華茲(Jonathan Edwards)堅定地認爲,聖靈的工作並不會「通過信眾數量和他們對宗教的一腔熱情而顯露,聖靈的工作乃是將人心真正轉變去愛神,並且尋求他的喜悅。」換句話說,對信仰的熱情是聖靈工作所結的果子,而並非僅僅因爲會眾們的熱情或動力,就能表明神在工作。

另一方面,奮興主義是一套被認爲能夠獲得非信徒「認罪、悔改和重生的外在跡象」的可靠技術和方法。正如歷史學家伊恩·默裡(Iain Murray)所指出的,雖然大覺醒運動的佈道者們不知道如何「確保復興----一個已經被『奮興主義者』們用濫了的機制來確保運動的成果」。這樣的情況舉不勝舉,以至於從第二次大覺醒運動以來,奮興主義者們提前就可以宣佈「復興」了!今天我們把這種情況稱之爲「逆向工程」的結果。

從營地會議、講壇呼召、第二次大覺醒運動中的焦慮座,到德懷特·穆迪(Dwight Moody)和艾拉·桑基(Ira Sankey)一起激情洋溢的佈道和敬拜,再到葛培理(Billy Graham)激動人心的集會,奮興運動的風格已經根據當下文化的不斷變化而轉變,但是這些技巧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樣的:通過大型會議的會議內容、對會眾情緒的把控和煽動、例行的禱告或身體行爲來鼓勵參會者們給予回應。所有這些都是基於這樣一個假設:歸信可以簡化爲參會者們的個人反應,而這些反應可以由講道人來喚起、被牧師們觀察以及衡量。

我並不是說第二次大覺醒運動,或者由穆迪、葛培理和其他一些牧者所舉行的奮興運動沒有帶來真正的歸信。他們的工作當然極有價值。事實上,我們中很多人可能都認識一些通過葛培理佈道會而信主的朋友。但如果聖經才是我們的指引,我們就絕不能說基督徒的得救是因爲這些教會機構使用的技術手段。畢竟,人回轉向神是神不可思議且至高無上的工作,通過福音的信息和聖靈的能力,他使人認識自己的罪、持續地悔改、相信耶穌基督已經用自己的死爲我們的罪代贖,並且他復活了。

我們對悔改和信心的回應,是神先作重生工作後的必然結果。他若不叫我們活著、不將悔改和信心的恩典賜給我們、我們就仍死在罪中。沒有一種人類技術可以強迫神的手或者完成神的工作。這就是加爾文主義者的意義。更重要的是,這就意味著我們持有和使徒保羅(弗2:1-10)與主耶穌(約6:44-45;10:27-30)相同的神學。

然而,沒過多久,奮興運動中的技巧就從福音派佈道者們專有的「奮興會」蔓延到了地方教會固定的主日禮拜中。這些奮興運動的甚至在那些認信改革宗或加爾文主義立場救贖論的教會開花結果。爲什麼不呢?畢竟,它顯然產生了果效。如果你能聚集一群人(吸引),以一種情感上有意義的方式與他們連結(關聯),消除他們的回應障礙(自動化),那麼你就可以在不放棄神學信仰的情況下使你的教會增長。

 「有成效」的奮興運動

從羅伯特·舒勒的水晶大教堂,到柳溪和馬鞍峯,再到火星山和高地,再到你當地的超大型教會,教會的風格、音樂和品牌都發生了變化,但從神學的角度來看,方法基本上是一樣的。這種實用的教會增長方法——吸引、關聯和自動化——奏效了。

問問那些牧養著規模龐大、不斷增長的教會的加爾文主義者們。「我喜歡(吸引人的)傳福音,我這樣做比你不那麼做的好。」「如果你能找到那把打開基督心門的鑰匙,任何人都能信靠基督。」「一個教會的增長需要好的敬拜音樂,一個很棒的兒童主日學項目和足夠的停車位。」這些論調從根本上爲教會務實、吸引人的做法進行了辯護,儘管說這些話的人真誠地相信神對救贖的主權。

25年前,神學家大衛·威爾斯(David Wells)出版了《真理無處容身》,或者《福音神學怎麼了?》他的第一卷書批判了現代福音派對現代性的熱愛。他的結論是,早在第二次大覺醒運動時期,福音派就開始使用現代化的工具(營銷、技術、層級化)來完成神的工作。他們的目標是崇高的,但動機是務實的。在現代世界,成功是用數字來衡量的,現代化的工具也隨之發揮了作用。隨著奮興主義被市場化的方法提煉和完善,教會不斷壯大,「不上教會者」不斷湧入,許多人得救了。然而,我們被表面上的成功蒙蔽了雙眼,威爾斯揭示了許多人看不到的東西。現代性工具產生的是現代性的文化,而不是神的國。正如一項項調查所揭示的那樣,我們日益壯大的教會並沒有充滿聖靈工作所結出的復興果子、因著聖靈工作而產生的真正轉變,而是充滿了以時代精神爲特徵的現代奮興運動和信仰消費者。

相信恩典賜下的平凡管道

所以,回到開頭那個問題:怎樣使你的教會增長?我想這取決於你對教會的看法以及你對會眾們的看法。如果你認爲教會就是一群人,從根本上有能力自己選擇追隨耶穌(可能在神的幫助下),只要能爲他提供吸引人的、和他相關的講道信息,那麼奮興運動的工具就是他加入教會的門票。但如果你認爲教會是一群罪人的聚會,他們在罪惡中死去,但通過神的主權和超自然的工作,通過聖靈的力量重生,那麼奮興運動中的那些技巧是行不通的。

我們渴望復興,由聖靈工作所帶來的復興,而不是人類技術的產物。從一開始,神的工作就是藉著神的靈,藉著神的道,在一個歪曲背謬的世界裡完成的。從五旬節福音的第一次傳講,到宗教改革中福音的復興,再到詮釋神用來拯救你的福音,神一直通過他的話語信實地宣告人的重生。

所以,「加爾文主義者們」,別再鼓吹你們的奮興運動了。藉著神常使用的平凡的恩典管道來發展你的教會:正確地傳講福音、正確地領受聖餐、以及正確地使用教會紀律。你要照使徒所行的,去作那傳道和禱告的事(徒6:4)。停止依賴現代化的工具來建立神的國,因爲使徒們從沒有這麼做,也永遠不會這麼做。

擁有適應當地文化的敬拜音樂、足夠的停車位、吸引人的標語以及關於如何加入教會的明確程序,對一間教會而言,以上這些都沒有錯。那是我們必須關注的重要事項。但絕不要認爲僅僅因爲這些工具,或其他類似的工具,就能建造基督的教會。這些工具不會建造神的國,因爲它們沒有能力。並不是憑著我們的能力設計一個吸引人的敬拜體驗,或在我們的講道中真誠地與人連接,就能使靈性上的死人復活。只有聖靈才能、也必將作這事,並且是藉著神的話,不是藉著我們的技巧來完成的。


許可聲明:你可以各種形式使用、複製與分發本文,但不允許修改文中內容(更正翻譯錯誤除外),不允許收取超過複製成本的費用,並且分發不得超過1000個拷貝。如果要在網絡或郵件中轉貼,請務必保留原文與譯文鏈接。任何例外需徵求九標誌中文事工的許可。

請在分發時保留本許可聲明。

作者: Michael Lawrence
2019-03-19
教會論
加爾文主義
六十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