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植堂出於樂意,而非利益

原文標題與鏈接:Planting Churches for Pleasure, Not for Profit

翻譯:韓冰

 

如果你稍微關注一下植堂領域,你很快就會開始懷疑這一塊是不是被商界大亨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給控制了。像「客戶對老闆」、「教會初創」、「體驗禮拜」、「創業精神」這樣的口號變得隨處可見,然而那些保羅所說的強有力的句子——「立了志向……傳福音」、「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的神的羊群」、「務要傳道!」——似乎已被遺忘。

這是不幸的,因爲植堂所需要的不是吉姆•柯林斯的智慧,而是耶穌基督的福音以及爲這福音作見證的話語。我知道這些話沒什麼分量,但是聽著——如果我們要在植堂中享受到從神而來的喜樂,我們不要理睬那些保證能快速拉攏人群的、出於人的任何做法,相反,我們必須深挖神的話語,來有意識地建造一群百姓。

下面我提供三個我們應當思考的原則,好使我們植堂是爲了神榮耀的無限喜樂,多過爲了我們自己的利益。

聖經而非生意

即便是對植堂來說,神的話語也是充足的。我們要做的都已經在聖經當中,只須我們花時間來查找它們。

門訓、成員制、講道、教會紀律、長老、執事、聖禮——所有這些都在聖經中清楚講明。每一個都是從神而來的寶貴恩賜,好像是一根馬刺,讓教會能定睛在其被呼召去傳揚並維護的同一個福音上。換句話說,諸如成員制和長老一類的事情,並非是在我們聚集一群人之後才給一個堂點加入的特色;它們是構成一個引人注目的群體所必需的要素,這個群體向一旁觀望的世界證明了神的性情。

一般的植堂書籍很少將注意力放在描述和理解究竟什麼是教會上。毫無疑問,這些書意圖是好的,常常鼓勵植堂者將收益率放在優先地位,這種情況下,「成功」意味著讓盡可能多的人盡可能快地來到教會,這樣他們可以參加禮拜。一般情況下,將教會定義爲一個民族——聖潔、與世界分別開來——的那些聖經標記最多只能算是一個遙遠的聲音。有時候,這個聲音完全聽不到。

什麼是教會?教會爲什麼而存在?什麼東西是神所告訴我們會將祂的子民標記出來的?應該教導什麼東西?應該由誰帶領?帶領者應該像什麼樣子?什麼是成功?聖經對所有這些事都有仔細的指示,這意味著聖經作爲我們植堂的指引是綽綽有餘的。

牧師而非總裁

我們可能很熟悉耶穌對他門徒最後所說的話,但是那位偉大的植堂者使徒保羅最後的話呢?「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爲自己謹慎,也爲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就是他用自己血所買來的」(徒20:28)。保羅懇求這些牧師去做一個牧羊人,關心愛護耶穌流血所救贖的群羊。

植堂者不能成一個爲耶穌擺攤賣汽水的企業家。他們應當成爲一個牧師,溫柔地管理基督的羊,熱心地將榮耀的福音信息帶給未得之地和未得之民。

訪客和教會成員應該明白,我們身處其中並非爲了一個更大的平台。相反,我們的生活應該將我們對他們靈魂的關心傳遞出去。人們能在任何地方找到致力於具體善工或是服侍的、充滿魅力的人,但是教會應當提供不一樣的東西。人們厭煩了爲他人的好處而冒險。他們想要的是會傾聽的醫生、誠實的汽車維修工、腳踏實地的政治家、知道他們名字的咖啡館服務生。很難在這個世界上尋覓到這樣的帶領者,但是,對福音有興趣的人應該能夠從任何一個基督教會的帶領者身上找到正直。

讓我們停下對關於「創業精神」的所有質疑,讓我們更多地來詢問潛在的植堂者是否關心愛護他們的妻子和孩子。讓我們問問上一次他們在深夜接到電話,因爲想要用福音來服事那些處在困境中的人,而甘心地接起電話是在什麼時候。讓我們問問植堂者,他們在小事上是否對自己滿意,使得主可以交託他們大事。

家人而非對手

在我們選擇在華盛頓特區植堂前,我們不僅和宗派的領袖談過,我們同樣——並且更重要——和在此地實際生活、工作的敬虔人士談過。我們這樣做有幾個理由。

首先,我們想要尊重身在此地的那些人。其次,我們據此想要從他們這裡瞭解在這座城市是否有空白地帶,可以讓我們以一間健康的、傳講福音的教會來填補。我們不想在基督「的名被稱過」(羅15:20)的地方傳講福音。我們的人生太短暫,而主已經交託了大事給我們。所以我們優先去到未得之地,不管這個城市是否出名或是受歡迎。實際上,我們的關注名單上有過不少城市,但我們離開了這些城市,因爲在那裡看起來已經有很多事工在進行了,找到一個地方變得困難起來。

我看到CVS, Walgreen, 和 Rite Aide(譯註:三者均爲藥店品牌名稱)到處都是——一家緊挨著一家——彼此爲敵來贏得市場份額。很不幸,我有時候注意到同樣的事發生在植堂者中間。

他們沒有去建立關係,反倒只聽從自己陣營的話,就好像一個宗派領袖一樣,並不住在那裡但卻有「管轄權」。其他的植堂者甚至都不會問過飽和的問題,因爲他們假定每個城市都是未得之地,亟需他們的幫助。

但是看看使徒保羅,他最大的喜樂之一就是他與其他教會的團契。當我們將他人看作是對手,而不是要去愛、去服事、去學習的家人的時候,我們就錯過了那種喜樂。

真的,在植堂中我最大的喜樂之一就是和同一座城市其他的教會同工,「爲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腓1:27)。我們是在一起工作,而非分開工作。在我們越過宗派的邊界,越多地與他人談論、傾聽他人,福音就在世界傳得越廣闊,而不是在一個地方扎堆。


許可聲明:你可以各種形式使用、複製與分發本文,但不允許修改文中內容(更正翻譯錯誤除外),不允許收取超過複製成本的費用,並且分發不得超過1000個拷貝。如果要在網絡或郵件中轉貼,請務必保留原文與譯文鏈接。任何例外需徵求九標誌中文事工的許可。

請在分發時保留本許可聲明。

作者: Nathan Knight
2020-01-17
教會植堂
七十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