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九標誌牧師與神學家論壇

原文標題與鏈接:9Marks Pastors' and Theologians' Forum

翻譯:何之是

在這個論壇中,我們詢問牧師和神學家們這個問題:「就教會紀律而言,以您的親身經歷,有哪些經驗教訓?」

我們收到了這些牧者和神學家們的回答:

  • 湯姆•阿斯可爾(Tom Ascol)
  • 喬博(Bob Johnson)
  • 紐寇克(Dennis Newkirk)
  • 普萊斯(Walter Price)
  • 萊肯(Philip Ryken)

湯姆•阿斯可爾Tom Ascol:

雖然這些問題常常讓人頭痛,但是教會紀律方面,知道需要做些什麼和如何去做並不是最難的。最難的部分其實是執行。這是件痛苦的事。我們得當面指出弟兄的罪;要是他堅持,帶上一兩個人再去見他;如果他仍不願意悔改,就得把這事告訴教會。這每一步都不容易!直到最後,如果他不肯聽從教會的勸戒,把他從教會成員中趕出去更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5)。

貫徹這些步驟沒有任何便捷的方法,而面對這些情況,是我作爲一名牧師所學會的最發人深省同時也是最有幫助的經驗。當帶領教會執行紀律的最後一步時,我心中暗想:「是不是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呢?我們是否還能做些什麼來避免走這一步?」之所以產生這樣的疑問,我想是出於合理的期望,那就是在處理關於一個人靈魂的問題時,教會應盡量避免採取最嚴厲的措施。但作爲一名牧師,我同時也要說服自己:在執行教會紀律的過程中,遵守基督的教導必然會帶來痛苦。通過教導,我們應當使會眾認識到:執行教會紀律是爲了神的榮耀並當事人的益處,也是背起十字架。

因著上帝的慈愛,我有機會見證教會紀律帶來的果效。這些果效不單單包括順服教會懲戒的弟兄姐妹被神恢復和更新,也加增了教會對神的敬畏之心,甚至帶來非信徒的歸信。以下是麥琴(Robert Murray M』Cheyne)描述他作爲牧師對於教會紀律的洞見,我完全認同。

當我剛來到你們中間開始教牧工作時,我完全忽略了教會紀律的重要性。我當時想我最重要也是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祈禱傳道。當我看到你們的靈魂是那麼的飢渴,時間又那麼的緊迫,我就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花在了傳講神的話語和教義上。當我和長老們面對教會紀律的問題時,我甚至深惡痛絕。我逃避這樣的責任;不得不承認,這幾乎讓我徹底逃離了在你們中間的事工。但是上帝教導祂的僕人不像人教導的方式,祂樂意藉著這些紀律問題帶來祝福,讓我們看到會眾生命的見證和靈性的轉變。那時,我突然醒悟:如果講道是基督的命令,那麼教會紀律也是!現在我由衷地認識到,這兩者都是從神而來,這是基督給予我們的兩把鑰匙。一把是關於教義的鑰匙,我們可以開啓聖經的寶藏;另一把是關於紀律的鑰匙,我們可以用來打開或關閉通往信仰條例之路。這兩者都是基督的禮物,放棄任何一項都是犯罪。(《麥琴回憶錄》,1978年英文版104-105頁)

【湯姆•阿斯科爾是弗羅里達州開普科勒爾恩典浸信會主日牧師】

喬博(Robert 「Bob」 Johnson):

這是我在教會紀律方面學到的四個教訓,都是我曾經深信不疑的錯誤教條:

誤區一:當你掌握了教會紀律之後,你就可以去做其他事了。

教會紀律並非像學騎自行車那樣:學會了就可以束之高閣。教會紀律需要不斷地公開和私下教導,而不能只講一遍就放在一邊。

得出的經驗:對於教會生活而言,門徒訓練和紀律應該和講道、教導和傳福音一樣成爲常規項目。教會領袖必須有規律地教導紀律,常常實行規範性紀律,並且必要的時候,採用矯正性紀律。

誤區二:即便我忽視發生的問題,情形也會自己變好。

當有一個狀況需要被提出來,我可以找到許多藉口今天不去管它。但是,只要我不馬上去解決這個問題,會眾就會根據主觀想法和情緒反應去理解這個事件,而聖經的原則卻被丟在一邊。

得出的經驗:正確的事,只要做了都不嫌遲,但是越早做,越能夠在會眾表明立場之前澄清事情的真相。

誤區三:人們理解教會紀律是理所當然的,聖經上就是這麼寫的,不應該有任何疑問。

事實上,當我告訴人們我們確實要執行教會紀律時,許多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當人們看重家人之間的忠誠過於聖經,我們並不會太意外。但是當接受懲戒的人離開我們去了另一個地方教會,那間教會並不認可我們執行的紀律,這才是最讓人痛心的。

得出的經驗:不要以爲會眾或其他教會會理解和支持教會紀律。因此,牧師必須持續不斷地用各種方法教導會眾在這個問題上成長。

誤區四:如果教會這麼做,人都走光了。

當一些人選擇了離開,我發現更多會眾開始認識到他們屬於這樣一個相信並踐行上帝話語的大家庭。教會紀律是基督賜下的禮物,維持教義純淨,杜絕假教師,保持新婦(教會)的聖潔。

得出的經驗:上帝的話不能改動。

【喬博是密西根州羅斯維爾房角石浸信會的主任牧師。】

紐寇克(Dennis Newkirk):

我相信教會紀律的確是聖經的教導。但是,我們太容易在這個問題上犯錯了,所以,必須謹慎執行,恆切禱告。

我學著不要帶著先入爲主的想法和偏見執行教會紀律。我學著進行徹底調查,並且對於每一個參與的個人進行面談。我學著這麼做是因爲我曾經做出過錯誤的結論,並且因爲對事實瞭解不足而做出錯誤的決定。結果是痛苦的,甚至可能更糟。

牧師不應該僅僅掌握細節,同時也應該清楚一旦開始執行紀律,就很難停下來了。換句話說,在開始之前思考一下結果。我們必須執行紀律,但是我們一樣需要小心謹慎。

我也知道,一些教會成員並不同意處理一個人的罪行需要上升到教會紀律的層面。他們呼籲恩典、寬恕、耐心和憐憫。我們相信,對於一名罪中的信徒,紀律可能是最能夠體現恩典的行爲之一,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認識到這一點。因此,長老們需要隨時準備應對。

我最深刻的教訓來自於那些沒有執行教會紀律的案例,從那些教訓中我認識到:不執行紀律,弊大於利。

曾經,我們的領導團隊中有一個人,總在幕後製造一些不和諧的聲音。我們沒有馬上採取行動,期盼情形會自己好起來。事與願違,本不必發生的傷害還是發生了,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彌補我們疏忽所造成的後果。當他拒絕悔改,被逐出教會時,就好像雲開霧散,新的一天破曉而至。

什麼是我學到的功課?必須執行教會紀律!但務必小心,謹慎,不住禱告。

【紐寇克是奧克拉荷馬州埃德蒙頓亨德森山浸信會的牧師】

普萊斯(Walter Price):

我所學到的一個經驗是,教會紀律可以成爲大喜樂的機會。每當我們不得不執行最後一步,就是把罪人逐出教會的時候,教會的領袖都在經歷一場極大的痛苦。但是在某些情形下,喜樂最終會撫平心痛。

就在前不久,有一位男士來到我的辦公室。十年前他因爲公然淫亂的緣故被我們教會逐出,而今天他流著淚告訴我,上帝是如何讓他看到生命中的罪。他深深地悔改,並且感謝我能夠接受他的道歉和悔改,同時他也願意見教會的眾長老,表達他的悔改。我曾經以爲他已經不會回頭了,但是藉著他來拜訪和悔改,神提醒我祂的計劃高過我們的計劃。

爲此我向神感恩,祂讓我們經歷施行赦免的大喜樂,並且開始重建的過程。儘管我們知道當我們順服神話語時的喜樂飽含痛苦,這卻使重建帶來的喜樂更加振奮人心。如果我們在實行以聖經爲本的紀律上並不忠心,我們將無法經歷這一切。

【普萊斯是加州博蒙特Fellowship in the Pass教會的牧師 】

萊肯(Philip Ryken)

事實上,我所學的關於教會紀律的一切,都源於痛苦的經歷。

迄今爲止,在我牧會生涯中最痛苦的困難莫過於對背棄神的成員進行正式懲戒了。每當這樣的事情發生,第十長老會的長老們都會傷心流淚。

我都學到了些什麼?

我學到了,當需要的時候,我們不能延遲正式紀律流程。屬靈的問題不會自我修復,猶豫不決的處理只會把事情弄得更糟。

我學到了,任何參與懲戒的人,都必須非常注重保密,包括在使用電子通信設備交流時,以及與配偶說話時也要小心謹慎。

我學到了,罪的欺騙性會帶來內心的剛硬,只有通過禁食和禱告才能解決。

我學到了,大多數人會選擇一走了之,而不是遵照他的會員誓言,誠實並直接的面對他們的牧師和長老。

我學到了,當真實的悔改發生時,犯罪的當事人會尊重長老,與他們合作,而不會發怒或試圖掌控懲戒的過程,或是努力應付他們犯罪的後果。

我學到了,沒有什麼事會給教會帶來更大的困難。就是一個男人(尤其是男人)過於傲慢、自我爲中心或是對於他給別人帶來的傷害感到憤怒,尤其是對他的家庭。

我學到了,需要尋求箴言28:13,14以及29:1,9,19,22的智慧。

我學到了,沒有什麼比罪人悔改帶給牧師更大的喜樂。

【萊肯是賓州費城第十長老會主任牧師,現任惠頓學院院長】

許可聲明:你可以各種形式使用、複製與分發本文,但不允許修改文中內容(更正翻譯錯誤除外),不允許收取超過複製成本的費用,並且分發不得超過1000個拷貝。如果要在網絡或郵件中轉貼,請務必保留譯文鏈接。任何例外需徵求九標誌中文事工的許可。請在分發時保留本許可聲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網址:http://cn.9marks.org,電子郵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作者: 9Marks
2014-12-05
論壇
教會紀律
第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