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書評
書評
平約瑟的超級恩典(書評:《作王掌權的命定》)

【本文於2016年發表於《緬甸聖公會學報》,蒙允翻譯轉載。】

平約瑟是新加坡一家巨型教會極富人格魅力的牧師,著有幾本暢銷書,但他強調所謂的「超級恩典」(Hyper-Grace),這在亞洲地區引發了相當激烈的討論。他關鍵的一本書題爲《作王掌權的命定:不需努力獲得成功、整全及得勝生活的祕訣》(Destined to Reign: The secret to effortless success, wholeness and victorious living ,Singapore: Joseph Prince Resources, 2007)。本篇書評要討論他的超級恩典神學(雖然他在那本書中並沒有使用這說法)。

優點:恩典與耶穌

毫無疑問,平約瑟強調恩典,這是健康的做法。耶穌的福音,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就是恩典:我們完全靠恩典得救——恩典是神讓祂兒子爲救贖我們死在十字架上,白白賜給我們的禮物。是神使我們有資格繼承聖徒在光明中的基業(西1:12)。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弗2:8)。

許多基督徒並沒有正確把握恩典。人類默認的狀況,就是嘗試靠我們的行爲或敬虔爲功勞賺取某些事情。平約瑟正確強調,恩典福音之道讓我們得釋放,脫離靠我們自己努力討神歡喜的嘗試。

弱點和危險

但這本書也有幾處嚴重的神學弱點,讓這本書成爲一本危險的書。

舊約與律法

平約瑟並不明白舊約聖經。雖然他認同舊約聖經中一些預表是指向基督,在其他地方他卻偏向寓意解經:他在一處地方認爲,伊甸園中那棵分別善惡樹象徵律法;在其他地方,他把舊約聖經看成是一種尋找基督的密碼。

他的舊約聖經觀最嚴重和令人不安的弱點,就是他對律法的處理手法。對他來說,律法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一樣奴役人的事,因律法與律法主義是同義詞。律法是靠好行爲得救的道路,絕不可能成功。他評論說,律法完全關乎(原書38頁及後),「律法完全是關乎看你自己。」(原書196頁)

但其實律法以一句表明恩典的話作爲開始,就是耶和華是把以色列帶出埃及的神:律法是對這恩典的回應,而不是贏得恩典的途徑。另外,有幾條律法表明人要效法耶和華(如善待奴隸和寄居的人,因神已救你們脫離奴役,你們曾在埃及寄居;公正判斷,因爲神是公正審判)。許多律法反映出神完全的品格:愛你的鄰舍;服侍主;愛神。律法根本不是隻關乎

平約瑟也未能看到聖經對律法理解的細微差別。舊約聖經本身宣告律法是好的,讓人喜悅(詩19:7)。

律法包括了獻祭和禮儀制度,這些開闢了讓人通過信心與神建立關係——而不是信靠自己的順服的一條道路。舊約聖經就像新約聖經,認識到律法並不能給人力量遵守律法。它盼望人內心受割禮(申30:1-6)。律法揭露我們的罪,讓我們看到我們需要耶穌,需要祂獻祭給我們贖罪。

但平約瑟(錯誤地)宣稱,我們絕不可傳講十誡,因爲十誡是殺人性命的(原書121頁),會讓相信的人患疾和憂鬱!真的嗎?當摩西在申命記傳講十誡的時候,我們接著看到以色列忠心順服,征服迦南地!平約瑟聽起來就像第二世紀的馬吉安派異端,這些人藐視舊約聖經——而他最藐視舊約聖經的時候,是他使用提摩太後書2:15(「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呼籲人要把舊約和新約(分解)分開(原書51頁),這是駭人聽聞的解經。

努力和順服

平約瑟這本書的副標題暗示基督徒人生應當是「不需努力」。這種觀念可能對辛苦工作的新加坡人有吸引力,但遠遠不符合聖經。

平約瑟閉眼不看新約聖經經常鼓勵人要努力、爭戰、跑完路程、朝著標杆直跑等等的地方。他討論彼得後書第1章的時候(神已將一切關乎敬虔的事賜給我們),故意省去了彼得告訴基督徒要「分外地殷勤」的部分(原書102頁)。對平約瑟來說,努力與恩典是矛盾,但這是簡單化和選擇性的觀點。

平約瑟宣稱,如果你在恩典之下,你就不活在罪中(他並沒有完全宣告基督徒是無罪,但從來沒有探索這問題)。他選擇性地引用羅馬書第6章,但未能看到保羅認爲相信的人有可能繼續行在罪的道路中,過犯罪的生活,因此需要警告:「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12節)

認罪

平約瑟其中一樣驚人的宣告,就是他呼籲人不要認罪(例如原書第7頁)。這裡是混雜著正確與錯誤。一方面,基督的血確實已經掩蓋遮蓋了我們過去、現在和將來一切的罪。另一方面,聖經呼籲神的百姓悔改,轉離罪,甚至要認罪。聖經並沒有暗示說,我們是因著我們自己認罪的行爲罪得赦免——我們並不需要記得每一樣罪,或者活在懼怕當中,擔心如果我們忘記了一件罪,我們就罪不得赦免(但平約瑟歪曲了這一點,說我們會這樣)——然而聖經確實鼓勵我們用認罪悔改回應神的赦免(例如見啓示錄第2到第3章)。對於那些認識到自己已經因著耶穌的死罪得赦免的人,認罪仍是一種好的、使人降卑的做法。當我們通過信心領受恩典,我們就渴慕行善,遵守神的律法,順服,並且我們努力要如此行。

對聖經的使用

平約瑟經常誇口說他按聖經上下文讀聖經,但他覺得對自己有利的時候就忽略了上下文,比如以上講到的彼得後書第1章的例子。通常來說,他會凸顯保羅對恩典的說明,但不會講保羅接著講到的善行和道德。雖然他說我們若正確使用恩典,恩典就不會帶領我們進入罪中,他這樣講是正確,但他未能看到命令和律法幫助引導我們脫離罪。

如果平約瑟所謂的「我們無需努力,無需律法」這樣的觀點是對的,那麼新約書信中好幾章和好幾個部分就沒有現實意義了。

平約瑟企圖迴避這樣的經文,這有時讓他採用了某些非常令人生疑的解釋——其中一些他沒有提出任何證據支持,其他則是徹頭徹尾的錯誤。例如:

  • 爲了繞過講到認罪的約翰一書第1章,他宣稱這一章是寫給諾斯替主義者的——但約翰一書的其餘部分是寫給基督徒的(原書106頁)。
  • 他說耶穌在福音書中說的一些話是在舊約之下,一些則是在新約的時代(原書92頁)。
  • 他斷言說,羅馬書10:17(「信道是從聽道來的」)適用於新約聖經(他在幾處地方提到這一點,包括原書271頁),但保羅並沒有在約之間作出區分,顯然相信舊約聖經可以使我們有得救的智慧(提後3:15)。
  • 他強調說,在新約中神絕不會因一個相信的人犯罪懲罰這人——按我們在徒5:1-11;林前11:30或來12:4-11看到的,這說法很難得到支持。平約瑟講到最後這例子時,提出了這古怪理論,就是這句話只是對管教孩子說的(原書65頁)。
  • 他在解釋保羅肉中的刺時,否認這是一種疾病,他說這其實是困擾我們的一種個性,使用了想像力豐富的詞語組合(「脖子的疼痛」)來證明他的說法(原書70頁)。
  • 他宣稱神肯定超自然地給革流巴和他的同伴身體加力量,讓他們走到以馬忤斯,然後回來,一共走了十四英里路。
  • 他評論說,曠野的銅蛇象徵審判,因爲銅是審判的金屬和顏色(原書202頁)。在幾頁之後,他說木頭象徵人性(原書208頁)。
  • 他詳細描寫大衛盡極大努力把約櫃帶回耶路撒冷——即使在那之前,約櫃從未安放在耶路撒冷。
  • 他錯誤地說,摩西行的第一個神蹟就是把尼羅河水變爲血。
  • 他想出一種全新和奇異的觀念,啓示錄第3章主要老底嘉人不要即不冷也不熱的命令,講的是不要把舊約和新約混在一起。

風格

平約瑟這本書的風格也讓人擔憂。他時不時炫耀他宣稱的從神而來,幫助他理解聖經的啓示。然而他卻有系統地忽略那些不符合他理解的經文。或許神曾經對他說話,但他的說法是介於傲慢或驕傲的邊緣。他不恥於宣稱自己不是一個傻瓜,或提醒我們神有時候使用他做成極大效果的工作,或告訴我們他全世界範圍事工的事情。他舉的例證大多數從某方面推薦自己。他這本書的封面是他自己的人像照片。雖然平約瑟宣稱自己的神學是以神爲焦點,人卻很難迴避這種擔憂,就是這本書有一點點太多以平約瑟他自己爲中心。

總體情況

平約瑟總體的世界觀就是基督徒要取得成功。這從他這本書的副標題以及開篇第一章可以清楚看得出來。「如果你是一位商人,神要你生意興隆。」(原書第1頁)。這樣一種成功神學的框架(原書21頁,還有23頁)本身就是非常不符合聖經。關於受苦和爲福音緣故受逼迫的呼籲在哪裡?效法像耶穌那樣捨命的呼籲在哪裡?這樣一種狡猾的世界觀很流行,因它迎合了人的貪婪,但遠遠不符合聖經。這是這本書欺騙的一部分。

結論

平約瑟偏向朋霍費爾所說的「廉價恩典」,那種不真正呼籲人作主門徒的恩典。雖然他拒絕這指控,說任何正確接受恩典的人都不想犯罪(這是正確的說法),但他對新約聖經道德要求缺乏興趣,或評論不多,表明他實際是另一種情況。

平約瑟高舉自己,說他是一個機敏解釋聖經的人,但他絕非如此。他是簡單化、有選擇性和富有欺騙性,顯出對細微差異、平衡和複雜性的無知。他的論證正確把我們指向恩典和耶穌,但他對此錯誤加以解釋,因此讓讀者落入危險之中。

作者: Paul Barker
2017-04-12
書評
平約瑟
危險
異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