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牧養你心:飲於快樂之泉

當可感知的黑暗漸漸籠罩中土世界,夥伴們分散開向東直驅魔多,霍比特人皮平卻瞥見甘道夫臉上掠過一抹深邃的、使人安穩的喜樂——一種好巫師特有的喜樂,好牧師也一樣:

在巫師的臉上,他起初只見到几絲憂慮和悲傷;然而當他更專注地觀看時,他察覺到在所有這些之下有著一個大喜樂:一個足以讓天下盡歡顏的快樂之泉,即將噴湧而出。

所有這些之下有著一個大喜樂是的,是的!就像憂患之子,他在那條路上的每一步,都有大喜樂。又或如使徒保羅所說:「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林後6:10)。這不是淡淡的喜樂,而是如泉湧的大喜樂

基督教牧師們背負著大憂患。並不是說別人不背憂患,而是說,作牧師就意味著回應呼召,要負重更甚,擔更多的擔子,操更多的心,經更多的憂患(苦難)。然而這工作也不乏多重的喜樂。這喜樂不似蛋糕上所撒的薄薄的糖霜,而是一種不可動搖的、埋在心底的喜樂,是教牧事工所必需的,好使人在最迷茫的日子裡仍站立得穩。

所以,長老們必須羨慕善工(提前3:1)。他們必須想做這工,並且是「帶著喜樂,而不是唉哼」,否則便與群羊「無益」(來13:17)。好牧師不爲當前的痛苦與危難障目,他們放眼「後來所要顯現之榮耀」(彼前5:1)。他們一同作工,彼此提醒,到了牧長顯現的時候,他們「必得那永不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前5:4)。

然而,喜樂不只是將來的應許,如今就有一個快樂之泉。他們帶著喜樂「照管群羊」——彼得說「不是因爲貪財,乃是出於樂意」。事實上,如此得享喜樂又源之喜樂的事工,其根本在於神自己:「按著神旨意……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彼前5:2)。神是我們的快樂大泉源,在這個時代的種種憂慮和悲傷之下,即將噴湧而出。

牧養及至喜樂

在牧師/長老的工作中,喜樂必不可少,而且這樣的喜樂離了牧養群羊就不得持久或深入。牧師的職位既利於追求這般喜樂,又容易落入疏忽的險境。因爲牧師是教師(弗4:11;提前2:12、5:17;來13:7),傳道和教導之工會耗盡我們對他的默想,這是我們所面臨的極度危險。不知不覺中,神的話語成了牧養他人的,而不是首先成爲牧養我們自己的。

教會中的小牧人首先而且最本質上是羊。我們的呼召更多是要因我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而非因爲我們是多結果子的事工器皿(路10:20)。是羊就需要被牧養。我們不光牧養他人,自己還要大牧人親自地牧養。我們需要走進牧場,填飽我們自己靈命的胃,來維繫、滋養、深化我們自己對基督的愛,以及我們對他的親近感。

更加明確地說,那「快樂之泉」是什麼?喜樂的源泉當中,哪個才是牧者必須深飲的?是聖經。我們受託要教導神的原本話語,正是餵養、支撐和快樂我們自己的靈魂不可缺少的。我們可以彙集各種各樣自然的和屬靈的手段來牧養我們的心,但我們卻不能最小化或忽略那最基本的、讓靈命精力充沛的靈丹妙藥:神的話語。

喜愛聖經

因此,身爲牧師,我們讀經、研經並默想,不僅僅是爲完成下一次的教導任務,甚至不是瞄準將來的事工。清晨復清晨,我們來到神面前「爲我們自己的靈尋找食物」。我們尋求「收每天的份」。我們進到牧場,忘記了時間。隨後,我們才思索該教導什麼、如何教導,當天餘下的時光都可用上。

健康的牧師力爭吸納的遠多過在公開教導中輸出的。我們力求思考有意義,如果我讀經,或琢磨它,我就需要用上它。不,我們不需要。教牧事工不是那麼高效,不是那麼西方式的。它是人性化的,不是動物的,也不是機器。我們希望我們的教導事工——在禱告、敬拜、保守、教導、短信、信、證道中——只成爲我們靈魂的運動、萌動、愉快和恭敬默想的冰山一角。

進入聖經

使徒保羅不容忍懶惰的基督徒(帖前5:14;帖後3:6-15),尤其不容忍懶惰的牧師(提前4:10、5:17-18;帖前5:12-13)。而解經通常是辛苦的工作。保羅寫給他的門生提摩太的,也是寫給所有牧師的:「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按著正意分解神的話語,首先要從用真理牧養我們自己的心開始,如此良久之後我們才公開站起來揭示它們。基督希望他的小牧人們成爲屬聖經之人——不只是做個聖經學者,而是成爲喜愛聖經的人。

保羅告訴提摩太,以及我們,要傾力「宣讀、勸勉、教導」(提前4:13)。他說:「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並要在此專心,使眾人看出你的長進來」(提前4:15)。經年累月眾人看出我們的長進,不是因爲我們在研經以求給人印象深刻,而是因爲我們在這本聖經中不慌不忙甚至慢悠悠地默想,以此來牧養自己的心,不是嗎?我們對神的愛,透過他的話語,漸漸變得有感染力,不是嗎?

「在此專心」字面意思就是「沉浸其中」。弟兄們,讓我們「進入聖經」。我們不能推薦我們不以爲寶貴的東西。我們自己若不沉浸其中,我們就不能教得好,教得長久。作牧師,就是被呼召「進入」神的話語,從此不離。無論得時不得時(提後4:2)。

你要謹慎

牧養我們的心,並不意味著用不熟練的剖析在我們內在的、主觀的心的層面進行剝離。而是意味著,爲了我們靈魂的益處,每天站立在神的話語的鏡子面前(雅1:23-25)。

而且藉著用神的話語牧養我們自己,我們提防我們的教導出錯和提醒會眾遠離錯誤——既有從不真的話語而來的錯誤,又有過度分解神的話語而產生的錯誤。當我們用天國的真理牧養我們的心時,我們就不會忽視會眾,而是呵護他們。這兩者攜手並進。保羅對以弗所的長老們說:「你們就當爲自己謹慎,也爲全群謹慎」(徒20:28)。並且他對在以弗所的提摩太說:

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爲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4:16)

弟兄們,我們得著准許,可以把我們的下一篇講章先放一邊,打開聖經,每日擇一時在不慌不忙中牧養我們自己的心,單單如此。事實上,我們得了一個呼召——去飲於那快樂之泉。會眾需要我們這些作領袖的在憂患之下懷著大喜樂。


譯:王清彥;校:CCL。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Tend Your Heart: Drinking from the Fountain of Mirth

作者: David Mathis
2021-02-23
教會帶領
教牧侍奉
七十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