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牧養志向正誤辨

雄心壯志是件微妙的東西。運用得當的話,它可以激勵人行動,讓人追求有價值的目標,遠離卑鄙之徒,並提供堅持下去的動力。然而,驕傲,自私,苦毒和許多的罪就像寄生蟲一般,讓原本健康的志向或抱負走上毀滅和破壞之路。我們在保守己心時,必須保守我們的志向。

牧者的呼召和事工的訓練也不會讓我們對錯誤的志向免疫。但是,那些與神的話語牢牢綁定,品格受福音塑造的謙卑的人會追求正確的志向。

耶穌自己就有純正的志向,這體現在他的順服,專注和無私的愛中。他順服地尋求遵行天父的旨意(約8:28,4:34;詩40:8;來10:7)。即使在群眾想讓他稱王時,也專注於父神的使命,並向跟隨他的人彰顯了無私的愛,甘願爲罪人捨命(約15:13)。

作爲牧者,我們可以從中學到功課。如果我們想讓自己牧養的抱負回到正路,就必須效法基督。

在現實的牧養環境中,這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呢?讓我們通過兩個錯誤和兩個正確的志向來思想一下。

錯誤的牧養志向

第一,這間教會需要我來幫他們重塑。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我實在看夠了這麼多糟糕的教會和屬肉體的人。我知道教會應該是什麼樣子。我要重新塑造會眾或把他們趕走。」在讀大學期間,我目睹了一位牧師將人們硬擠進打著他自己烙印的基督教中,且列了一系列他自己鐘意的規條。教會的同工和成員都懼怕他的強勢。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但過程缺少恩典。

一些教會可能會在細枝末節處一絲不苟,但他們只是被專權的牧者塑造如此。這類牧者沒有聽彼得的話。他們轄制所託付他們的群羊(彼前5:3)。他們也無視保羅的教導,任性暴躁,強迫教會符合他們的想法(多1:7)。他們忽略約翰的警告,像丟特腓一樣好爲首,拒絕別人輔導,並花費大量時間批評那些不贊同他們的牧者(約叄9-10)。這類牧者在教會的人數和金錢增長上可能會成功,但在栽培健康的門徒上卻是一敗塗地。薛伯斯(Richard Sibbes)曾指出:「如此溫柔救主的使者們不應專橫轄制,將自己置身於人心中,那是本該由基督獨坐的聖殿。」  

第二,靠著我的恩賜,我可以建立這間教會。

我認識一位牧者,在他的領導下教會的人數大大增加。他是一個有恩賜的組織者,不懈地工作,精通各樣教會活動並且嚴格統領他的團隊。他的宗派稱許他的工作。他的教會有很多人,但他沒有忠心地傳講基督。他用他組織能力上的恩賜建立了教會,在數量上「成功」但忽略了教會的福音基礎。我認爲他有意無意地爲自己的能力築了一座紀念碑。幾年後,這座紀念碑坍塌了。他的「恩賜」太脆弱了,無法讓教會長久維繫。這不足爲奇,如果是我們的恩賜維繫著教會,那它無疑是建立在流沙之上(太7:24–27)。

另有一些人可能會傳講神的話,但不能將其應用於自身。這會讓他們的教會建立在講台能力上。通過對講道精雕細琢,這些人熱衷於引起別人的注意,傳揚自己的名聲,並以自己恩賜爲中心來服事。我常常聽到教會成員對於牧者的講道技巧嘖嘖稱讚,後來卻成了枯萎的葡萄枝,就是因爲牧者把教會弄成了一場個人秀。講道的恩賜很容易掩蓋錯誤的志向。這就是爲什麼保羅的講道旨在展示聖靈的大能,「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林前2:4-5)。

正確的牧養志向

第一,我靠著神的恩典追求跟隨耶穌基督。

當提摩太在以弗所努力牧養,堅持教導和勸慰教會時,保羅對他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爲、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提前4:11-12)。在我們專注講道之前,要注意效法耶穌來生活,作栽培門徒的榜樣。保羅親身爲牧者們樹立了標準:「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來13:7)同樣,彼得也激勵長老們牧養神的羊,「做群羊的榜樣」(彼前5:3)。

人們不時會問我要關注主任牧師的什麼因素,我總是告訴他們不要忽視顯而易見的事情。新約聖經把更多的關注點放在牧師的品格而不是其職責上。我們確實想要有恩賜才幹的人,想讓他們努力作釋經式的講道。但是首先,我們想要聖潔的人。德里克·提德鮑爾(Derek Tidball)這樣評價保羅對提摩太和提多的期望:「他關心他們任務的完成情況,但更關心他們是怎樣的人。」對於教會來說,牧者需要操練忠心地講道和牧養,但更重要的是要操練活出效法基督的生命。  

第二,靠著神的恩典,我將帶領教會彰顯基督和他的福音。

教會具有自己的氛圍。通常情況下,她反映出帶領牧者的熱心和傾向。一位關心自己的名聲或在同伴之中地位的牧師會傾向於建立一間圍著自己轉的教會。那些專注教會規模的牧者會傾向採用流行的方法,讓教會成爲嘉年華的一部分。這樣的話,教會就會僅僅關於牧師——他的言行舉止,他的笑話和故事,以及他智慧的評論和吸引人的講道大綱。可悲的是,會眾從不會厭倦對他的崇拜。牧者越來越自大,越來越相信記者的報導。但是作爲元首基督的美在哪裡呢?無處可尋。

新約聖經描繪了另一幅圖畫。健康的教會以基督和福音爲中心,而不是以牧師的地位和他開展的活動爲中心。當耶穌第一次提到教會,祂強調這是屬於祂的,是祂建立,保守並賦予其權柄(太16:13-20)。教會的根基是基督自己(林前3:10-11),祂是讓各房得以聯絡塑造的房角石(弗2:19-22)。祂用自己的血贖買了教會,這是福音所宣告的真理(徒20:28;羅3:19-26;弗1:7-12)。祂稱教會爲他的新娘,並將永遠與她同住(弗5:22-33;啓21:9-14)。教會將在永恆中俯伏在救主面前敬拜讚美祂(啓5:9-10)。      

因此,牧師的主要志向必須是彰顯基督和他的福音。當改教先賢們描述什麼是真正的教會時,他們專注於福音和聖禮。約翰·加爾文在他的《基督教要義》中寫道:「無論在哪裡,我們若發現神的道被人純正宣講,聽見,而且聖禮也按照基督的吩咐施行,毫無疑問,那裡就有了神的教會。」 「純正宣講」的是加爾文所說的已被「委託給牧師」的 「天國福音」。牧者不能讓教會以自己爲中心,否則就會被神厭棄。正如保羅提醒哥林多人時說的:「我們原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爲主,並且自己因耶穌做你們的僕人」(林後4:5)。我們切勿忘記我們的地位和傳講的信息:耶穌是神,牧者是僕人。 

在牧者的腦海中,每天都會浮現出更多或對或錯的志向。以下是一些能幫助我們審視它們的問題:

  • 我的抱負讓人關注我自己還是關注耶穌基督?
  • 我的追求能夠彰顯還是遮蓋基督的福音?
  • 我的志向會在高舉耶穌的同時降卑自己嗎?
  • 我的志向是牧養還是操縱羊群?
  • 我的志向是否需要聖靈的能力來實現?

讓我們牢記將來要站立在神面前接受審判,保守我們牧養的志向。願我們與保羅有同樣的志向:「無論是住在身內、離開身外,我們立了志向,要得主的喜悅」(林後5:9)。


譯:劉成壁;校:CCL。原文刊載於九標誌網站:Right and Wrong Pastoral Ambitions

作者: Phil Newton
2021-02-09
教會帶領
教牧侍奉
七十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