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與國際宣教差會執行副總裁的對話

原文標題與鏈接:One-on-On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Mission Board’s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翻譯:鄭悅

 

編者的話:以下內容是九標誌和美南浸信會國際宣教差會(International Missions Board)執行副總裁Sebastian Traeger的訪談記錄

*****

九標誌:我可以說國際宣教差會(IMB)是世界上最大的宣教機構嗎?

Sebastian:我不能確定地說IMB是否是世界上最大的差派機構,但是說我們是規模最大的機構中的一個無疑是可靠的說法。我們的規模和經驗讓我們有機會能影響和服侍教會以及其它宣教機構。

九標誌:您爲海外宣教提供資金的方式,每個人都可以學到功課。而且最近您有一系列關於國際宣教差會改變做事方式的聲明。你能爲不瞭解IMB的聽眾描述一下最近宣佈的這些舉措,幫助那些沒有參與到這個故事中的人跟上我們的對話?

ST:簡而言之,儘管IMB通過和美南浸信會在全國的合作項目(Cooperative Program)的夥伴關係,以及慕拉第(Lottie Moon)聖誕奉獻,得到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慷慨支持,然而我們花費的已經比通過這些途徑收穫的更多,而且我們面臨的現實是爲了短期的財務責任和長期的組織穩定,我們必須減少人員的數量。因此,9月份我們宣佈了一項自願退休獎勵計劃,旨在減少我們的總人數。在11月份,我們宣佈,根據預測,我們將實現至少600人接受自願退休獎勵的既定目標。

所有關於裁員的對話都讓很多人懷疑我們是否打算增加我們派出的宣教士的人數。對這個問題,我們帶著禱告的心強調: 「是的!」你在問題中提到的公告與我們希望增加差派宣教士的途徑有關。我們希望繼續做我們170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派遣全職植堂者到未得之地接觸未聽過福音的人群。事實上,我們的禱告是可以增加我們派出的全職植堂者的人數。此外,我們希望創造盡可能多的途徑——考慮到『可能性』—— 盡可能讓美南浸信會爲跨文化植堂團隊服務。如果我們要讓醫生、教師、會計師、銷售人員、健身指導員、學生和退休人員去,我們認識到這需要我們考慮如何爲更多不同類型的人開放途徑來加入宣教任務。

九標誌:我假設是出於環境和事工理念的原因讓IMB做了這些聲明。對嗎?這些聲明都是什麼?

ST:是的,沒錯。

實際上,我列出的財務狀況當然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另一個環境原因是我們生活的全球市場瞬息萬變。我們通過全球市場擁有空前的渠道接觸到這些國家。可能有成千上萬的美南浸信會成員在全球各地生活和工作。如果有一種方式讓他們參與,很多人都受過裝備,並渴望參與跨文化植堂。如果有機會,許多人願意在全球尋找工作。這些市場環境正在引導我們探索看待神如何使用這些職場的基督徒。

在事工理念上,我們相信全球宣教的任務賦予每一位基督的追隨者。我們當然相信,神揀選出來一些人特別來帶領跨文化教會的植堂工作,我們沒有計劃或不願意將我們的注意力從培訓和派遣那些類型的人那裡挪開。然而,我們看到許多人雖然有合乎聖經的願望,但沒有明確的方式參與到要參與的任務中去。因此,如何以最佳方式讓所有基督徒參與到全球大使命中,是值得我們花時間、精力和資源去做的事。

鑑於這些以及其他許多原因,我們最近宣佈了一個正在開展的稱爲全球城市計劃(GCI)的試點項目。除了我們正在進行的全球宣教任務之外,我們還專注於5個特大城市,試圖回答兩個問題:1)我們能否成功地將學生、職場專業人士和退休人員納入跨文化宣教團隊? 2)我們是否可以有全面的城市策略來接觸一個複雜特大城市中代表的各種人群?目前,我們有五個城市的人員都是「城市領導者」。這些人正在努力奠定將來要成立的團隊的關係和戰略基礎。此外,我們在美國也有一些學生、職場專業人士和退休人員探索加入這些團隊的可能性,並且我們爲每個城市提供「城市指南」,以幫助人們考慮他們的選擇——所有這些可以在imb.org/cities上了解更多信息。

九標誌:您自己在IMB的角色是什麼?

ST:我的頭銜是執行副總裁。這基本上意味著我和總裁David Platt以及IMB其他的核心領導者合作很緊密。David尋求異象,我帶領大家努力通過策略和執行來轉化異象。而且,我的大部分時間都花在IMB的組織機構健康上——從我們的後勤服務、我們的培訓到我們的動員以及我們的全球參與。 我一直在問自己:「爲了神在全地的榮耀,我們怎樣才能最好地管理神託付給我們的人和資源?」

九標誌:IMB的一個關鍵特徵是它依靠合作項目(Cooperative Program)爲宣教士提供資金。合作項目讓宣教士成爲宣教士,而不是籌款人,因爲IMB充分資助他們。通過您討論的不同途徑,我認爲這意味著資金籌措方式可能也會改變。可以假設未來的IMB宣教士需要從不同教會籌集資金嗎?

ST:不,不是這個意思。這個合作項目對IMB和所有美南浸信會成員來說是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祝福。我們鼓勵更多的教會爲合作項目提供更多的資金!當你退後一步看SBC生態系統時,它確實令人歎爲觀止。我們爲美南浸信會教會之間的努力合作讚美神,並相信爲了福音的拓展而合作是一個特權。所以,要清楚的是,我們並沒有對我們目前支持宣教士的方式做出任何改變。

正如我所說的,我們正在探索更多途徑來擴大可以加入宣教團隊的人數,並且我們期望這些人中的一部分將由他們受僱的公司提供資金!

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雖然我們大部分的宣教士都是通過IMB直接資助的,但我們確實有一些教會直接通過IMB的GC2計劃參與派遣宣教士。這些教會自己爲宣教士提供資金,並繼續積極支持合作項目和慕拉第聖誕奉獻。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差派更多人傳揚基督的好消息,並將繼續禱告評估如何做到最好。

九標誌:這聽起來差派教會將發揮更大的作用。 你能詳細說明一下嗎?

ST:宣教任務屬於教會。IMB的存在是爲了裝備和支持教會差派宣教士。我們不希望在差派宣教士這件事上取代教會,而是真正意義上的合作伙伴。我可以舉很多例子說明我們如何尋求加強與教會的合作關係,但請讓我用這個例子開始。

我們的培訓團隊在Zane Pratt的帶領下開發了爲期6個月的門訓課程。本課程將是未來任何成爲IMB宣教士的先決條件。未來的宣教士將從被派出的教會與教會領袖一起學習這門訓課程。正是通過這樣的舉措,我們希望能服務和裝備與我們的合作教會,在派遣教會成員到其它國家的過程中與他們並肩而行。

九標誌:關於新的策略收到了哪些批評?

ST:最大的批評是,許多人很簡單地認爲將那些沒有深厚語言和文化技能的人納入其中並不合適。「如果這些被呼召的基督徒正在全職工作或上課,他們怎麼會有意義地參與到跨文化植堂中?」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所有文化中所有基督徒都面臨的問題。我們都要求在神賦予我們的其它任務(例如我們的工作,家庭,公民義務等)中有意義地接觸失喪的人。雖然我們認識到學習新文化帶來重大挑戰,但我們希望那些有國度觀念且有意尋求跨文化處境職業的職場人士融入到IMB任務團隊,會看到他們有意與他們接觸到的人分享基督所產生的果效。

因此,全球城市計劃是一個試點,我們現在正在努力將少部分學生、在職人士和退休人員納入宣教隊伍,以便我們能夠以禱告的心積極地看到這種方法是多麼富有果效。

我們已經宣佈了一項計劃,試圖將這些被呼召的基督徒融入我們在5個全球城市的戰略中。該項目被稱爲全球城市計劃。我們希望看到少數基督徒在我們現有的一些充分資助的宣教士同行帶領下搬到這些城市。一旦到位,我們禱告神會回答上述問題以及我們所擁有的許多其他問題,以便我們可以在世界各地數百個類似城市中建立和複製健康的教會。

九標誌:您在新戰略中看到哪些風險?

ST:最大的風險是分心。對於我們IMB的聲譽或David Platt的聲譽或我的聲譽來說,這不是最大的風險。這之所以是最大的風險,是因爲代價太高。最後,世界上有6700多個族群,很少或根本沒有聽過耶穌的拯救之名。分心的風險是,更多人死前不知道有在基督裡的生命這個好消息。這就是驅使我們尋求新的差派方式的原因——我們因知道全球數十億人還沒有聽到福音這個好消息而心碎。

九標誌:在接下來幾年裡IMB還有哪些待定的決策?換句話說,我們該期待更多的公告嗎,如果有,關於什麼?

ST:我們沒有隱藏任何重大的公告——因此也沒有計劃發佈重大公告。但我們絕對想要溝通得很好,並且始終如一地經常告知教會IMB正在做的事情。爲此,David已經領導了一個虛擬現場直播,向SBC的任何人開放,讓他們更多瞭解IMB,提問並瞭解他們怎樣合作將福音傳給各國,並且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計劃提供更多類似的論壇。

九標誌:如果所有事情按照你希望的發展,從現在起的接下來五年,我們如何著眼於IMB

ST:我的禱告是,我們將看到一個宣教團隊,其中教會植堂者以及學生、職場人士和退休人員人數和參與度都顯著增多的團隊。我還祈禱,我們將加強與地方教會的夥伴關係——這些合作關係使教會能夠引導人們看到神對萬民的心。 我們也在禱告,地方教會將擁有全球使命,而且隨著全球化努力的增長,國內信徒和教會將宣教融入自己的文化中。願神賜予一支擴增的宣教團隊,能將福音帶到全球的城市,極端的地方,以及其它各處,爲著神的榮耀在萬民中被尊崇。


許可聲明:你可以各種形式使用、複製與分發本文,但不允許修改文中內容(更正翻譯錯誤除外),不允許收取超過複製成本的費用,並且分發不得超過1000個拷貝。如果要在網絡或郵件中轉貼,請務必保留原文與譯文鏈接。任何例外需徵求九標誌中文事工的許可。

請在分發時保留本許可聲明。

作者: Sebastian Traeger
2018-05-21
宣教
第五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