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神的僕人不起爭競:好牧者知道何時應戰,卻更懂如何避戰

牧師面臨的難題之一就是在進行好的辯論的同時作一個不起爭競的人。他必須既勇言真理又使人和睦,是一個爲真理辯護而又不挑起爭執的人。正如使徒保羅對提摩太說的那樣:「然而主的僕人不可爭競,只要溫溫和和的待眾人,善於教導,存心忍耐,用溫柔勸戒那抵擋的人」(提後2:24-25a)

我們不能誤解反對爭競的命令。顯然,無論是通過勸戒或是身體力行的榜樣,保羅都沒有把理想的牧師形像塑造成爲一個善良、溫柔、有點被動、普遍受人歡迎、含含糊糊的屬靈牧人。畢竟,在他要求提摩太不可爭競的那句話中,他同樣強調世界上有邪惡,牧師必須勸戒那些抵擋的人。

並非所有爭議都是不好的。教牧書信中充滿了對假教師的警告(提前6:3;提後2:17-18)。忠心牧養群羊的核心工作就是勸戒和責備(提多書1:9,2:15)。教義不是問題。分歧甚至也不是問題。有值得戰死的山頭。避免衝突並非總是英勇的上佳表現。

尋求和睦

但通常情況是這樣。

保羅在提多書3章中教導牧師要避免四種爭吵:愚蠢的爭論,家譜,分爭和對律法的爭競(第9節)。我們不完全瞭解保羅對這些爭吵的看法,但我們可以拼湊出大致的綱要。

  • 愚蠢的爭論涉及世俗而荒謬的話(提前4:7),關於猶太民俗的爭吵(多1:14)和所謂知識的矛盾敘述(提前6:20)。
  • 禁止對家譜的討論並不意味著追溯你的家譜是錯誤的,但是如果你這樣做是爲了證明自己的優越性或推測自己的過去,那是錯誤的(提前1:4-6)。
  • 分門結黨的事往往與那些熱衷於挑起問題而不關心答案的人有關(多3:10-11)。
  • 最後,關於律法的爭執必須避免,因爲這些都是「虛妄無益的」(第9節)。

讀教牧書信時一定會注意到保羅造就門徒時的兩個重要勸戒:(1)牧師一定不要懼怕爭戰,(2)牧師也一定不要熱衷爭戰。在廣泛的改革宗傳統中,大多數傳道人都堅信要捍衛正統的信仰(提後2:15)。這是正確的。但是,我們經常忽略了同樣重要的主題,即經常喜歡爭論的牧師很可能不夠愛他的會眾。

應該避免的

教牧書信不斷警告不健康的爭吵慾望(提前1:4-6,4:7,6:4,20:2;提後2:14、16、23,4:4;多1:14,3:9-11)。雖然我們可能無法確切瞭解以弗所和克里特島的問題,但幾處關鍵經文給了我們重要的信息,應當避免哪些問題。愚蠢的爭論包括「無休止的家譜」,「猜測」,「胡言亂語」,「無益的討論」,「世俗」和「荒謬」的辯論,「虛妄無益的」討論以及「關於言語的爭辯」。他們至少是「沒有益處的」,更可能會「敗壞聽見的人」。

概括來說,我們應該避免的爭吵具有以下一個或多個特徵:

第一,沒有真實的答案。這就是說,爭議完全是推測性的,可能無法獲得答案;或者,爭論雙方根本無意尋求結論。

第二,沒有真正的觀點。愚蠢的爭吵產生更多熱量而不是光芒。他們激起嫉妒,誹謗和猜疑(提前6:4)。他們是愚蠢的爭吵,並不是重要的教義問題受到威脅,他們僅是在語言上爭論不休(提後2:14、23)。

第三,沒有真正的安息。有些牧師只知道如何在爭戰時發揮作用,他們從未學習過如何帶領會眾進入和平。如果牧師每次講道、長老會議或是網絡混戰時,手腕上都是綁著手榴彈的,那他對自己和他人都是一種危險。

第四,真正的贏家是「真相」的訴說者,而不是真相。所有愚蠢的爭論都有一個共同點,爭論的焦點不在於真理和敬虔,而在於被稱讚爲敬虔的真理擁護者。在進行辯論之前,我們最好問問以下問題:

  • 「我的主要動機是打動我的朋友還是讓他對神的話語印象深刻?」
  • 「我是希望惹惱或使我的敵人尷尬?還是希望說服他們?」
  • 「如果真理勝出,我是否在乎誰獲得榮譽?」

當爭議被激起而不是互相建造時,聖經稱爭論爲「徒勞」或「無益」。戰鬥結束後,沒有人更接近神或更加敬虔。教會並沒有更聖潔或是更快樂。在愚蠢的爭論中,最終結果是你對自己的感覺更好,並且(你希望)別人對你的感覺更好。

可以肯定的是,這並不是每個爭議的重點。對於福音工人來說,「再接再厲,向破口衝去吧」(譯者注:這是莎士比亞《亨利五世》劇作中的一句臺詞)是必要的集會呼聲。牧師的辦公室也不是爲了那些希望時時保持制服清潔的牧羊人設立的。但這也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成爲投擲「垃圾」的人。勇氣是必要的,但爭吵不是。


譯:季方;校:CCL。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God's Servant Must Not Be Quarrelsome: Good Pastors Know When to Pick a Fight But Prefer to Avoid Them

作者: Kevin DeYoung
2021-02-18
教會帶領
教牧侍奉
七十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