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文章
文章
擁抱不同角色中的喜樂與犧牲 

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聽到福音時的情景。藉著神的恩典,我得以心智澄明,清楚自己罪的結果,明白基督爲贖我的罪付出何等代價。那些歸信後的最初時刻,我無法想像自己對基督會有任何保留。我理解了許多其他基督徒所看到的:萬王之王愛一個像我這樣的罪人,謙卑虛己,成爲人的樣式,甚至以死來愛我(腓2:3-8)。我們樂意爲祂做任何事。只要在主船上,就讓我們成爲基督偉大艦隊裡的下劃手!

出於各種理由,這種熱忱和本能的滿足可能被偏愛個人舒適所掩蓋。很快,神呼召我們服事的角色會由內而外轉變,成爲重擔,而非祂要給的祝福。當我們考慮到神要求男人和女人在家庭和教會中不同角色上作出犧牲時,就能體會到這一點。我們並未擁抱這些角色和必要的犧牲,而是被動地退出,抱怨,甚至怨恨神。但是,當我們把鏡頭拉遠,看我們蒙召成爲基督徒的全景,以及我們所跟隨的基督時,就當得到鼓勵和教導。

我們應全然獻上

很難想像有任何關係或環境不需要某種程度的犧牲。辦公室裡,我們必須爲了公司的利益把自己的喜好放一邊。馬路上,我們必須退讓和融入。運動隊裡,各人劃分區域按位置比賽,但通常得分的只有一人。爲一個比自身更偉大的目標而犧牲,已經深入我們的生活。

基督徒生命是一個犧牲的生命。使徒保羅告訴我們說,我們的生命要當作活祭(羅12:1)。耶穌自己說,若有人要跟從他,就當捨己(路9:23)。自我犧牲就刻在教會的門口。作爲那爲我們犧牲自己的主的跟隨者,應以此塑造我們的生命。

討論互補主義時,我們經常強調爲了順服神的話語,女性必須做出犧牲。確實是有要求的,例如,妻子要順服丈夫的權柄(弗5:22-24)。

然而,我相信我們往往低估了丈夫必須作出的犧牲。在完成神給他的呼召時,我們必須考慮得更加仔細和全面。試想一下,如果丈夫和牧者真的要效法耶穌,他們必須表現出哪種類型的愛之權柄。他的愛之權柄發動,放下個人的權利,即便不舒適也要尋求事奉,犧牲自己的興趣,帶著謙卑,熱忱地追求他所帶領之人的聖潔。丈夫和牧者爲了妻子和教會成員,必須遵循這個常規的帶著禱告的實踐。

想像一下,丈夫在特別勞累的一天後下班回家。頭昏腦脹,筋疲力盡。將要進門時還想癱到椅子上,逃離世界。但就在進門時,迎接他的是同樣度過糟糕一天的妻子,還發現家庭賬戶上出現了重要財務問題。耶穌的愛之權柄在這裡怎樣運行呢?丈夫是要先顧自己,還是停下來犧牲自己?或者想像一位牧者,收到幾週的壞消息之後,結束了講道,想要消失。但是他不能。因爲還有教會成員存有疑問;還有教會成員受著傷害。他的肉體在哀嚎,但基督的迴響更大聲。他是一個牧者領袖,正如耶穌那樣,必須把自己放一邊,喜樂地服事他人。一位丈夫、父親,或牧者,如果想要效法耶穌帶領別人,就總要爲了他人的益處和神的榮耀而傾倒自己。

人總是高舉領袖,但像耶穌這樣的領袖花時間去收拾亂局,堅固身邊的人。

當我們跟隨耶穌時,就要全然獻上。

順服中應當喜樂 

雖然聖經的教導可能讓我們感到不舒服,但我們卻不應陷入傷心沮喪。如果我們相信神的話,就不應對提給我們的要求感到尷尬。如果聖經是神的話,那就是祂對我們也爲我們而出的美好話語。祂把這一切都賜給我們——所有的——爲了祂的榮耀和我們的興盛。

順服神話語帶來極大的賞賜(詩19:11)。神賜福給那些遵守祂話語,一心尋求祂的人(詩119:2)。耶穌說聽見他的話就去行的,就像一個人蓋房子把根基安在磐石上(路6:47-49)。他也提醒跟隨者,藉著效法他愛的事奉,我們就有福了(約13:16)。雅各提醒我們,持守順服,忠心行道的人必然得福(雅1:25)。

神給我們的角色和責任是艱難的。它們是反主流文化的。它們常常使我們感到不安。但它們卻是有益的,是爲了我們的益處。當我們完成神賜下的自我犧牲角色時,這種對聖經益處的執著委身應在我們裡面產生喜樂。

我們藉著順服神的話語來彰顯基督  

但這有一個更加偉大的動機來擁抱神給我們的角色和操練:我們有機會彰顯基督。畢竟,是耶穌自己甘願順服父神,擔當神選民救贖者的角色。

因此,我們擁抱神按她旨意賜下的任何角色和責任。我們放下自己,接受神榮耀的無限價值和祂話語的益處。無論這意味著履行什麼角色,或丈夫,或妻子,或長老,或支持成員,或溫柔父母,或忠信朋友,或順服公民,或是其他什麼角色——都是一項偉大計劃和特權的一部分,使我們得以彰顯基督。

結論

當我們思想基督爲我們所做的工作時,就能爲自己服事神和他人找到充分的模式和動機。基督的福音爲我們聚焦一切。當我們看到這一點,正如在基督裡新生命的那些最初時刻,我們就很高興有機會事奉祂,無論將要面對什麼。


譯:鹹美燕;校:CCL。原文刊載於九標誌英文網站:Embracing the Joys and Sacrifices of Our Distinct Roles

作者: Erik Raymond
2020-09-22
男女角色
互補主義
七十五期